已經忘了為了一個目標戴上頭盔心無旁鶩、義無反顧向前衝的感覺。雖然美好的一役仍彷如昨日,但養兵千日時辛苦卻令人回味無窮的戰前準備和專心一志的專注力,卻再也無法從我的血液裡自動自發地驅動了。

 

可能是日子過得太爽了的人,總是會莫名其妙地找些事來讓自己煩惱。明明有著一份令人豔羨工作的我,竟然也跟人家搞起什麼「尋找自我」的生命歷險來。

 

想當初在竹科的工作,頂著科技新貴的頭銜,姑且不論收入是否「新貴」,但起碼每天吃飽睡、睡飽吃,上班時間到了就到公司做做樣子,眼一閉,天黑後就可以下班回家,一天的薪資輕輕鬆鬆就到手。

 

只不過,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我的「良知」畢竟還沒泯滅,沒什麼付出就得到收穫,讓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尸位素餐的冗員,總覺得自己占著毛坑不拉屎。並不是我不努力、不夠積極主動找事做,只能說或許是本人天資聰穎,雖然經過幾次工作輪調,但總能很快的上手,但很快上手的下場就是很快厭倦。當沒有更高的目標鼓舞我前去追求時,工作就變成日復一日的老調重彈。雖然是在競爭激烈的高科技公司,但卻老覺得自己是每天數著日子等待退休的公務人員,上班上到失去對生命的熱情。

 

離職了一年多,這一年多來我一直在審視自己的生命是哪個環結出了問題。何以曾經對未來充滿希望和夢想的我,現在卻一點目標都沒有,過著以前的我最討厭也最唾棄的得過且過的生活?

 

國中的時候,老愛跟好友聊未來的夢想,一聊就是一個下午,甚至一整天。當時我們的夢想好大好大,大到擔心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圓夢,大到擔心自己承載不了這麼大的夢想。我們積極地作夢,積極地彼此鼓勵,積極地為我們的夢想添上一件又一件華麗的衣裳。一邊擔心夢太大,一邊又擔心夢不夠大,每天就是忙著作夢,時間都被夢想給佔據了,生命好像冒著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粉紅色泡泡般地令人欣喜。

 

當時我們最大的目標,就是考上好高中。

考上好高中,這是一個多麼明確又清楚而且不需要多想的目標啊!不用想太多,只要戴上頭盔往前衝,路上也不會碰到任何阻礙,因為整個社會和家庭的期許就是考上好高中。聯考就像一場馬拉松賽,路上沒有任何障礙,只要一直不停地往前跑,或許中途會有人超越你,但其實你唯一的敵人是自己,戰勝自己即得勝利,就這麼簡單。

 

好不容易上了高中,基本上也只是國中生活的延續,一樣為了下一道關卡拚搏。不過國中時期「夢很大」,花了太多時間在作夢,最後我只落到唸私立高職的下場。

 

唸高職的人,大部份畢業後都是要進入就業市場的,但是幸好我媽讓我早讀,因此就算六月畢了業,我仍然要過半年才滿十八歲。當時自忖一個未滿十八歲的小孩能找到什麼好工作?再加上高三下聯誼認識了一個工專的男生,激發了我升學的鬥志,於是在高三最後一個學期快結束時,沒頭沒腦地跟著補習了一年的同學去報名「聯考總複習班」。

 

這是我高中三年來第一次補習,補了四個禮拜,最後一起去的同學落榜了,我卻意外地吊了車尾,考上一間窮鄉僻壤的二專。

 

報到當天,看到學校操場遠遠望去似乎有農田和豬圈的「規格」,飄進校園裡的陣陣坎煙好像不是飯菜香,而是農家焚燒稻草的味道;夏天蒸騰的熱氣還夾雜著家禽和牲畜的糞便味,套一句徐志摩的詩:「那空氣中的一抹,不是坎煙,是肥料香」(「那榆蔭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再別康橋>)。當下,一直生活在都市的我立刻退避三舍,心裡打起了退堂鼓,跟我媽說我想放棄這間學校,我寧願重考一年。

 

我老目啊,也不知道是英明睿智還是想省一年的補習費,總之跟我講了一番意味深遠的話,大意是,考上爛二專只是通向更美好未來的一個踏腳石而已,這踏腳石或許沒有很好踩,但如果不踩這一步,卻永遠不可能再走向下一步;再者,補習一年也不見得就會考得更好,而且,好專科和壞專科出來都一樣,就都只是專科學歷,重要的是自己能夠學到什麼。

 

想想有道理,於是我就心安理得地踩上這塊不怎麼牢靠的踏腳石了。

 

現在我很感激我老目當年叫我唸那間農村裡的專科,因為它的確是我追求下一個目標的踏腳石。只不過回首來時路,我深深覺得,如果可以重來,我一定會更努力考上一間更好的學校,因為「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壞的老師帶你住套房」。我雖然花了二年唸書,可是從十八歲入學到十九歲畢業,這二年過得可說是渾渾噩噩、空空虛虚,學的是企管,可是專業科目好像只是高職課程的延續,了無新意,一點也沒有滿足我的求知欲,唯二的收穫就是交到的好朋友們和那張珍貴的畢業證書!

 

二專畢業,雖然滿十八歲了,但還沒有投票權,感覺上好像還不算個大人。而且一個專科學歷,出去找工作好像有點高不成低不就,再看看身邊的同學們,選擇升學的似乎也為數不少,所以我又跟著報名二技聯招了。

 

如果第一次的上榜是好運,那麼第二次肯定要靠實力。

 

二專是個奇怪的學制,第一年是新生,第二年就是畢業生,感覺上才剛適應學校生活,但隔年竟然就要離開學校了。雖然決定升學,但平常在學校不怎麼認真上課,下課回家後也不怎麼認真準備考試,名落孫山也是預期中的事了。

 

有一本我很喜歡的書叫作《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這本書想要傳達的精神是「當你真心想要一樣東西的時候,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我想,考上二技可能不是我真心想要的東西,所以很自然地,準備了一年後,我又落榜了。

 

但我還是相信「當你真心想要一樣東西的時候,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是真的,因為在我準備重考那一年,意外得知舅舅和舅媽們在討論家族裡孩子們的學業成就。

 

我們家族中,一堆表姐妹唸台大或留學美國或日本,就連還在唸高中的表妹都是唸第一志願的高雄女中,因此,一路唸私立學校,而且還是技職體系的私校的我,很顯然地就被劃到「不會唸書、程度差」的那一區去了。

 

雖然舅媽後來解釋那只是舅舅們「兄弟間的玩笑話」,可是聽在我耳中卻怎麼也笑不出來。除了自己覺得難過外,更覺得對不起媽媽,不能讓媽媽在親戚間驕傲地抬起頭來也就算了,還要承受手足間的奚落和嘲笑。

 

於是我決定,我要考大學!要讓媽媽也能夠驕傲地抬起頭來!而且,人生只有一次,不能重來,所以一定要考上我的夢想科系!

 

宇宙的神秘力量真的聽到我的心願了。

從考完二技聯招到插大考試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這一整個禮拜,我除了唸書還是唸書,禁絕了和朋友的連絡,棄絕了電視和出去玩的誘惑,一心一意地唸書、專心一志地唸書,每天天還沒亮就起床唸書,圖書館開門的時間到了就以最快的速度衝到圖書館唸書,晚上到圖書館關門才回家。回到家洗個澡又繼續唸書,唸到全家都睡了,我也完成了當天預定的進度後才肯去睡覺。

 

就這樣拚了一個禮拜,我竟然真的考上插大了。爸媽開心到擺了一桌酒菜宴請親戚們,大家都說跌破了眼鏡,沒想到一路唸技職私校的我,也有上大學的一天。

 

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當你真心想要一樣東西的時候,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想想,當學生真的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學生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通過一道一道的學習關卡。不用想太多,時間到了,戴上頭盔應戰就是。

 

還記得專科時,一位正在讀博士的經濟學老師,在我們專二那年也順利取得經濟學博士的學位。取得學位後的他有一次在課堂上跟我們分享:「當一個人在自己的生命中花了十幾年的時間,一直矇著頭努力想要達到的目標終於完成時,等在前方的反而是茫然和不知所措。」

 

當時還太年輕的我完全不能體會老師的想法。十九歲的我一直覺得人就是要一直不停地往前跑,等跑到終點後就自由了,到時候就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問題是,當你所有的目標都達到後,你想要做什麼?

鞭策你往前衝的目標都到手了,人生還有什麼好追求的?

 

當一個人還在跑馬拉松的時候,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跑完全程、到達終點。他所要做的就是心無旁鶩、義無反顧地拚命向前跑。大部份的人終其一生就是想著要跑完全程,及用什麼方法跑完全程,鮮少有人靜下心來想跑完全程後,接下來要做什麼?

 

我好像也掉入了這個馬拉松的無窮迴圈裡。

 

如果大學畢業後找到一份好工作是終點,那麼我已經到達了終點,也已經離開終點好幾年了。那,接下來呢?

 

離開教育系統之後,不會再有人來告訴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走?我好像有很多選擇,可是卻也好像沒有什麼選擇?

 

辭職前一直在想,離職後我要去旅行、我要去流浪、我要寫小說、我要學畫畫、我要每天安適地坐在客廳看書曬太陽聽音樂…。

 

辭職後,有些目標達到了,有些沒達到,但這些目標好像都不是一個「目標」。真正的「目標」應該是像考聯考一樣,有點困難,可以衡量,可以排定計畫執行的,排了計畫後開始矇著頭往前跑。但是,我的這些目標沒有一個是有困難的,就算沒有達到,對生活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這,哪裡稱得上「目標」呢?

 

        唉~會不會是日子過得太爽了,自己沒事找事來折騰自己呢?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