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在家閒閒沒事地混吃等死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但在我加入這行列一年又一個月後才發現,原來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或者說,我的朋友們都是一些有為有守兼有上進心的好青年們,所以三不五時的聊天便常可以歸納出如下內容: 

 

友:妳離職多久了?

我:不知道耶!超過半年了吧!

友:那妳平常都在幹什麼?不會無聊喔?

我:不會啊!我還蠻愜意的耶!

 

過了半年,或者換了個聊天對象後:

 

友:妳離職多久了?

我:不知道耶!超過一年了吧!

友:那妳平常都在幹什麼?不會無聊喔?

我:不會啊!老實說我還蠻愜意的…(小小罪惡感中)

 

有眼睛的人應該都可以看得出來,這段對話的變動因子只有「友」和「時間」二項,換了任何一個「友」或「時間」,都不會影響到固定因子「我的愜意」。只不過好歹我也是有羞恥心的,知道身為一個具備完整生產力的年輕人卻不事生產,實在是說不過去呀!尤其是在這個不景氣的時代,我的家人還能夠容忍我不事生產地閒晃一整年(還超過一咪咪),在這裡我真的要感謝我的家人,還有這一年來包我吃住的阿姐,我以後有能力的話會報答你們的…ㄎㄎ。

 

話說無所事事之為一種技能,這是我自己加入無所事事的行列之後才發現的:原來很多人沒有辦法跟自己相處。

 

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很難理解的一件事。可能是我這個人天生孤僻又有不定時的社交恐懼症會發作吧!要我跟不熟的一群人出去狂歡,應該是我哪一根筋接錯了才會發生。(像今年跨年我就接錯線地竟然答應大學同學的邀約跟一群不認識的人到Luxy跨年。由於前一次上夜店應該是十幾年前高中時代的往事了,所以我還非常緊張地先上網google現代人的夜店生態後才敢赴約!)

 

由於從小莫名的人群恐懼症與社交厭倦症,除非有熟悉且友好的人在場,否則無論是朋友聚會或親戚聚會,我總是能躲多遠躲多遠。相反地,一個人的時候,反而是我感到最舒適、愜意且幸福的時刻。

 

我一直以為大家都跟我一樣,可是後來才發現,其實不然。

 

我的姐姐,就是傳說中無名的人氣部落格格主之一,她就是一個不太能獨處的人。雙子座的她是典型的人來瘋,從小我在她身邊看著她八面玲瓏、長袖善舞地周旋在不同的場合,著名事跡如下:

1.      學生時期而且還唸女校的她竟然有能耐吆喝一群平日只懂得唸書、剪著西瓜皮短髮的呆頭A段班女生來我家開趴,算是走在時代尖端的狠角色;

 

2.      逢年過節的親戚聚會,跟平輩的表兄弟姐妹哈啦到天花亂墜也就算了,就連跟長輩她也能聊得如入無人之境。身為才差她二歲卻明顯相對語言發展遲緩的我只能在後面扶著下巴OS「這樣妳也能聊喔!?」

 

3.      出了社會,即使是在以嚴謹及嚴肅聞名全球的日商公司她也能每天像開同學會似地去上班,而且嘻笑怒鬧罵的對象不是同等級的「職員」,而是有頭有臉有職等的高階主管和日本駐台灣分公司顧問之流。我姐出社會時,我還是清純的女大生一枚,看她每天上班的這麼開心,回家吃晚飯聊上班情況時還能手舞足蹈兼噴飯粒,害我當時以為上班是件開心事,後來才知道,非也非也。

 

前男友B。這傢伙是個射手座的典型代表,想也知道射手座的下半身比別人多了二條腿,肯定跑得比別人快又遠。我們交往的那二年,我在台南上班,他在高雄上班,但每個禮拜他一定「至少」有一天會來台南找我吃飯,到了禮拜五,一定從高雄開車到台南來接我回高雄,接下來的週末二天也至少有一天會安排約會。

 

如果是一般正常女生,一定是感覺幸福到無以復加、感動到徒呼負負,可是偏偏我不是正常的咖,有嚴重的社交厭倦症也就算了,範圍還擴及男朋友,加上特別無法忍耐無聊的Hang out,所以即使是男朋友的熱情邀約,也常常不給面子地潑他一身冷水。

 

唉,前男友,跟我交往真是辛苦你了,幸好你解脫了,呼~。

 

好同事兼好朋友DD是少數跟我不同部門但我離職了還保持連絡的同事。本身是嘉義人的他,即使投身冷冰冰的高科技產業還是不改南部人的溫暖習氣。

 

想當初我在離職與不離職間猶豫不決時,他常常在下班後開車載我在園區裡面繞。我們二個可以幾個小時不發一語,他也不會試圖左右我的想法,就只是讓我自己好好釐清思緒。雖然後來我還是離開了,但他還是跟我保持著非常友好的友誼,是個相處起來很舒服的人。

 

 

 

但他也是一個無法自處的人。前一陣子景氣差,訂單緊縮,公司裡一堆沒事幹的工程師天天閒閒沒事幹(一連用了二個「沒事幹」,表示他們真的很閒、很閒、很閒!),D非常好心地擔心我在家無聊,三不五時就會打電話來「陪我聊天」。

 

他就是會問「那妳平常都在幹什麼?不會無聊喔?」的代表人物之一。一開始我說我不無聊,他還以為我故作堅強地想要拐彎勸我不用逞強,等到他真的相信我不無聊後,就開始訴苦說他上班有多無聊,每天就是等中午吃飯睡午覺,然後等太陽下山收書包回家。

 

D算是難得會照顧自己的男生(指會安排自己的生活),身為嘉義在地人,他老愛說阿里山是他家的後花園,週末回到嘉義,沒什麼事的話就騎車或開車上山,悠閒地賞花賞鳥看山景,反正當地人入山不用收錢。

 

D雖老是說陪我聊天,但聊到最後我總覺得是我在陪他聊天。因為他打來的時間通常是下午或黃昏,大部份這時候的我,正抱著一本書,一邊享受我最愛的紅茶拿鐵,一邊在客廳享受徐徐吹來的涼風。

 

D,我知道你怕我無聊,不過其實…你打斷了我愜意的午後時光呢!

 

 

我其實真的很享受無所事事的生活。雖然說「無所事事」,可是我每天都忙的要命,每天有看不完的書、想不完的事情、做不完的白日夢。每天睡到自然醒,肚子餓了就覓食,花上一整個下午看書看電視也不用擔心下個禮拜又要開週會、月會或季會等等。

 

我覺得,如果不用帶小孩和做家事,我一定願意當個每天在家的家庭主婦!(不過阿曼達說,如果不用帶小孩和做家事就不叫家庭主婦了。也是有道理!)

 

總之, 我其

實不太能體會那些無法跟自己獨處的人的感覺。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或許這些人才不能體會像我這種無法跟一大群陌生人共處的人的感覺吧!

你說是吧,XX達?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你姐
  • ㄟ妳講話也太誇張吧!?我是動靜皆宜啦!我那有無法獨處??我也是可以一個人看書聽音樂書寫創作的呀!

    只是我也不排斥人多的場合,然後很盡責的融入環境而已。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