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是一個沒有愛情不行的女生,也一直說,王子除了脾氣不好外,什麼都好。身為L的陳年好友,我心知肚明L有時候真的很白目,有些不必要的爭吵也不能一昧的責怪王子。雖然我仍然認為「不管怎麼樣,就是不該動手打人」,但我還是希望L想清楚,畢竟離婚還是算大事一件,而且就算真的要走到離婚這一步,也不能完全怪罪男方而不自我檢討。因此,花了一整個下午跟L聊。正所謂「教學相長」,在跟L長談的這個下午,我也發現了自己這二年與戀愛絕緣的原因。

 

L提到幾次跟王子之間的爭吵,光是用聽的就覺得我快要累死了,心想如果是我就乾脆投降算了,吵這些不健康又不營養的東西也太勞民傷財了吧!不過在聽L抱怨的過程中,也不斷回憶起跟前男友相處的點點滴滴,心裡好慶幸自己當初堅持分手的決定。

 

前男友和我才差三歲,照理說是同一代的人,但交往的過程中,我卻老覺得自己跟他無法溝通,我不能理解他的觀念,他也不能接受我的想法,從還在一起時就一直在想原因是什麼?

 

會是因為我是都市小孩,他是鄉下小孩嗎?會是因為我唸普通大學,但他是出社會後才又回到學校唸完二技夜間部的嗎?是因為我學文,但他學理工嗎?是因為我出國唸過書,但他最遠只去過馬來西亞嗎?因為他是男人而我是女人嗎?因為他是長子,而我是么女嗎?因為他出社會時經過很多困難,而我一出社會就在科學園區坐辦公室嗎?因為他社會經驗多,見多識廣,而我初出社會,還沒什麼歷練嗎?是因為我們家庭背景相差太多嗎?是因為我們嗜好不同嗎?是因為我們價值觀相差太大嗎?是因為我們對未來沒有共識嗎?

 

其實已經不太記得當初怎麼會答應跟他在一起了,但我還記得,二個人好像交往沒多久就開始吵架,一點也沒有所謂蜜月期的階段。我心裡感覺不對勁,覺得二人之間似乎有很大的鴻溝,不論什麼事,好像都很難取得共識,也沒有什麼心靈交流的共鳴。幾次試著跟他談,但他總以「二人來自不同背景」等理由搪塞,並且稱之為「磨合」。我心知肚明我倆之間不是「磨合」這麼簡單可以處理的事,於是在交往還不到三個月時,即想快刀斬亂麻地提出分手,只不過,沒用的我經不起男方積極挽回,所以又回到他身邊,如今想起來仍忍不住暗罵自己蠢!

 

還記得我第一次把他介紹給我大學時期的異性好友時,好友就以「不對盤」來形容我和前男友在一起的感覺,納悶我怎麼會跟這樣的對象交往(不是說他不好,只是太不適合)。而前男友也對於我有異性好友一事忿忿不平,一直追問我「如果我也有紅粉知己,妳會怎麼想?」或者「他是台北人為什麼不唸台北的研究所?他是不是為了妳才下來唸中山?」或者「男女之間沒有純友誼,妳不了解男生的心理,他一定是@#$%&*」講了一堆廢話,最後認定好友如果不是現在想追我,就是以前追過我,接著便好說歹說、明示暗示地要我跟好友斷了連絡。當時我已對他產生反感,但還是婉轉地表達「你我之間不過三個月的感情,憑什麼要賠上我和大學同學相交多年的情誼?」此言果然引來前男友的不滿,鬧了好久,最後終於讓步,答應讓我和好友保持友誼,但不許單獨見面。

 

同樣的事情不只發生在異性好友身上。好友L有一次被主管交待作一份企劃案,但L一直是從事服務業的,因此不知道怎麼寫企劃,便打電話問我。L來電時,我正好坐在前男友車上,掛掉電話後,前男友很不高興地問我是誰來電?我說:「是L

他說:「她找妳幹嘛?」(口氣有點不悅)

我說:「她老闆叫她寫企劃,她不會寫,所以打電話來問我。」

他說:「她幹嘛問妳?」

我說:「因為她不會寫啊。」(心裡有點納悶,不是已經說了她不會寫嗎?)

他說:「那她幹嘛問妳?」

我說:「啊就因為她不會寫啊。」(我已經有點不爽了,已經說了她不會,是要講幾百遍?)

他說:「我是說,她為什麼一定要問妳?」(好像我聽不懂人話的口吻。)

我說:「不然咧?」(我實在不懂他的問題點在哪裡,只好直接請大爺開示?)

他說:「她為什麼要問妳不問別人?」

我說:「因為她不會寫我會寫,而她剛好知道我會寫,所以打電話來問我。」

他說:「她都沒有別人可以問了嗎?」

我說:「她知道我就會寫了,所以打電話問我啊。」(我快要生氣了。)

他說:「那她別的朋友都不會寫嗎?」

我說:「我不知道她別的朋友會不會寫,但是她知道我會寫,我也是她的朋友,所以她打電話來問我。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前男友停了一會兒,我以為話題結束了,結果他又開口:「那妳幹嘛跟她講那麼久?」

 

霎時間,我覺得我快要瘋了,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嗎?講不過我最後硬要再安上一個罪名就對了?而且我們的對話根本就是鬼打牆,前面繞來繞去講了那麼久,難道他聽不懂人話嗎?解釋了半天,到最後還在問一樣的問題,是我表達能力太差,還是他理解能力太差?

 

而且這種情況出現不只一次,每次的溝通都是有溝沒有通,而且越溝通越感覺可怕:怎麼有人可以難溝通到這種程度?

 

好友L對她老公的抱怨勾起了我和前男友的回憶,我才發現,原來鬼打牆式的溝通只會耗損彼此的能量;溝通並不是雙方願意坐下來把話談開就可以達成共識的。如果生活中的大小事都要溝通,那可能就是不適合而不是靠「磨」就可以「合」的。

 

回想起交往的那二年,我和前男友幾乎都是在鬼打牆的溝通中「討論」每一件事。二年下來的精神耗損,讓我甚至一度被醫生診斷出有輕微的憂鬱症。在我離開診間前,醫生還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妳還年輕,很多事情要學著看開一點,不要看得太重、不要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聽得我眼淚都快掉下來,因為我根本沒跟醫生提及我的精神壓力,事實上我是因為持續性地頭痛還有一些感冒症狀而去掛小兒科,以為自己只是感冒了。誰曉得診斷出來我的呼吸系統好得很,反而可能是我臉上陰鬱的神情向醫生透露了「我很不好,我心裡有病」的訊息。

 

不適合的戀情真的會耗盡一個人的心力,好友L和王子如果真的走到這一步,我也一定會支持她離開不快樂的婚姻的。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