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阿曼達去了行天宮。行天宮只燃二柱香,一柱拜天,一柱拜主奉的關公。拜關公時,心裡正唸著:「請保佑這些因風災去世的災民能夠早登西方極樂世界。」話音方歇,自己都覺得不倫不類。

 

面前的關公,是道教的神明,但「早登西方極樂世界」卻是佛教的概念。對著道教的神明祈求佛教式的庇佑,這荒唐的程度應該就像跟上帝說:「請賜福予我莫再受六道輪迴之苦」吧!

 

我也不知道,反正台灣民間信仰早就儒釋道三教合一,信者恆信,不信者不信就是了。

 

說到拜拜,其實慚愧。對於台灣民間信仰的這些神明,我其實認識不深。可能小時候看了太多「中國民間故事」、「中國傳奇故事」、「台灣民間傳說」、「不可思議的民間故事」之類的兒童讀物,所以對於全台大小「廟」或「宮」裡供奉的這些神明,都覺得是「古時候的人」,而不覺得是法力無邊的「神明」。

 

舉例來說,媽祖,本名林默娘,宋朝時的孝女,因拯救從事漁業的父兄於海上,之後又拯救過許多遇難的船隻及漁民,後人為了感念她,她就變成天上的神明了……這故事被我講的好沒吸引力………。

 

關公,更不用說了,連日本人和韓國人都知道是三國時期建立過赫赫戰功的關羽,關雲長,後人為了感念他,便將之升級為「公」,後來更列位神明,擔任起保衛人民的責任。(關公的故事也被我講的好乏味呀!)

 

以上足以證明,我真的跟道教很不熟。不過雖然跟道教的神明不熟,我還是很不要臉地去祈求祂們的保佑。沒辦法,就像服膺於馬克思主義的熱血青年總會在認清事實後不得不承認馬克思主義只是理想的世界一樣,再怎麼鐵齒的人如我,在遭逢人生困境之後,還是會自然而然地往所謂「信仰」的方向去。

 

我向上帝禱告過,我拜過佛,拜過神明,拜過孔子,世界各大宗教,除了阿拉還沒拜過(可能知道自己沒有一天拜五次的能耐)外,連鄉間道路旁被百姓神格化了的大樹或大石頭也拜過,從無神論者瞬間變成萬物有靈論者。

 

只能說「社會化」真的不是一條容易的路,幾年的工作生涯,雖然很幸運地認識了社會的真實面,知道所謂的「職場」是怎麼一回事,可是代價就是磨掉自己的信心、能量、熱情。當初滿懷熱誠想要闖出一片天的豪情壯志,如今變成只要讓我可以輕輕鬆鬆過著吃飽穿暖的愜意生活就好了,天知道我還是不是我(不過佛說我本來就不是我,這世上根本沒有「我」,「我」這個概念本來就不存在,所以我又何必苦苦為難我…)。

 

可是我好像不太喜歡這樣的我。我喜歡可以感覺到炙熱的血液奔流在血管裡的那個我;我喜歡被激動的呼吸搞得喘不過氣的我;我喜歡把握一分一秒、不愛貪戀被窩睡懶覺的我;我喜歡動力十足、想到什麼就去做的我;我喜歡對這個世界感到好奇和有趣的我。

 

可是,經過幾年所謂的「歷練」後的我,卻好像再也找不回這些感覺了。

 

所以去拜神、拜佛、拜上帝,都只是希望衪們可以幫我找回我自己鼓動不起來的力量…………。

 

唉!人身難得,我還是好好去修行吧!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elix
  • 最近是因為在“中油”工作,所以有比較多的時間找尋人生另一個方向,還是接受高人指點有所頓悟了呢?
  • 施主您有所不知,其實我一直都是很虔心向佛,只是有點六根不淨而已,阿彌陀佛。

    還有,我的迷惘還是現在進行式喔,如果有什麼好方向煩請指點指點,但是請不要叫我出家,我還是很留戀紅塵的...

    工作這檔事 於 2009/08/19 23:3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