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深夜抵達杜哈機場,再加上第一段在曼谷轉機碰到突發狀況,接著我惱人的過敏又在此時發作的關係,總之,當我三更半夜(台灣時間凌晨四點),踏上杜哈機場的土地,搭著接駁車抵達轉機航廈、通過行李檢查、穿過熱鬧的免稅商店區和一大堆長得像恐怖份子的人之後,我的情緒已經在爆發的臨界點了!

 

醜話先說在前頭,這是一篇沒水準、涉及文化、種族及企業批評的抱怨文,結構鬆散又沒組織,不想被冒犯又討厭聽人碎碎唸的人請自行轉台。

 

原本以為隻身一人造訪未曾拜訪過的國度(其實只是在人家的機場過境)是一項有趣的冒險行動,但我忽略了在旅途中可能會有的許多狀況。

 

時差是其一。台灣和曼谷只相差一小時,我到達時,曼谷天還是亮著。我這個人,只要天是亮著的就覺得世界充滿希望、萬事皆可商量,反之,則覺得疲憊如世界末日般排山倒海地湧來。很不幸地,抵達杜哈時,正是我最容易感到萬念俱灰的深夜,心情已經不好了,偏偏環境又陌生得令人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尤其從曼谷搭上轉往杜哈的班機時,老娘一進入機艙就被飛機裡已就座的回教徒老實不客氣的嚇到差點剉尿轉身逃回台灣。

 

飛機是二四二的座位。一進入機艙,第一排左二和中間走道靠左的二個位置已分別坐了四個回教徒。靠窗的二個位置是二位男性,這二個男的蓄著濃密黝黑的大鬍子,可能是第一次搭飛機吧!只見他們二人緊緊皺著眉頭、雙眼緊閉,好像害怕的不得了似地一直在禱告,嘴巴不停地唸唸有辭,雙手神經質地搓來搓去,一個腦袋還晃個不停,我被他搞的差點以為飛機要掉下去了,但其實我們明明就還在停機坪上,連起飛都還沒呢!

 

接著,就看到他們旁邊隔著走道的位置坐著二位回教女子。

 

老實說,我實在搞不懂那些所謂什麼派什麼派的宗教狂熱份子到底在想什麼?到底這些女人是招誰惹誰了,為什麼一定要把她們從到到腳用黑布蓋著,連眼睛都不放過,只留一點點縫隙也就算了,這縫隙還要用黑線縫得像漁網一樣,實在很懷疑透過漁網看到的世界會是什麼樣。

 

基督徒把人類墮落的原因怪罪到夏娃慫恿亞當摘下不該摘的蘋果;回教徒責怪女人的皮膚和頭髮會引起男人的性慾,會誘發男人犯罪,所以要徹頭徹尾地包起來,免得害男人誤入歧徒。(這二個千年來始終水火不容的宗教還真多共同點呀!)這是什麼歪理?這亂七八糟的邏輯就像不怪罪歹徒搶銀行,而怪罪銀行為什麼要放錢一樣地莫名其妙吧!而且,顯而易見地,不管女人包得再緊,男人如果真的想要,他還是找得到理由把女人變成自己的資產,否則回教男人就不會可以娶那麼多老婆了。(雖然他們主張這是「照顧」弱者的表現,而且娶越多老婆表示自己越有錢有能,馬的這麼厲害怎麼不去打美國算了)?

 

不管回教男人怎麼想,但以我一個「異教徒」的眼光來看,被二隻包在一整塊黑媽媽的布裡的眼睛盯著看的感覺還真他媽的毛,而且我真的很懷疑她們這樣到底要怎麼進食?尤其是在公共場合,如果把黑布撩起來,未免顯得過份放肆了吧?還有進出海關時,檢查人員怎麼核對護照上的照片……如果不能看到臉,核對黑布有什麼意義嗎?

 

一登機就嚇到的我,心情真的很不好,找到座位後,偏偏我的旅伴又是一個頭上綑了一大坨藍布的大鬍子虯髯客,我不想顯得無理,更害怕不小心冒犯到他會被就地制裁,只好儘量不引起大鬍子先生地就座。

 

大鬍子先生如果不是不太樂意旁邊坐了一個沒用布把自己包起來的異教徒女人,就是我真的成功地在狹小的機位中不讓大鬍子先生發現旁邊坐了個人,總之不管我怎麼動,他都不動如山。不過這樣坐七個半小時我想我應該會中風吧!幸好後來在最後一排,也就是廁所門口的位置找到二個沒人坐的位置,雖然因為是最後一排,椅子不能往後倒,但可以不用跟大鬍子先生坐我已經很開心了,趕快回座位把東西收一收,就歡天喜地的搬到後面去了。大鬍子先生應該也很開心吧!

 

不過,我真不知道卡達航空傳說中超越五星級的星星是在哪裡?(可能是在機艙外吧!)座位沒有比別人大,餐點份量沒有比別人多,廁所還很髒。

 

說到餐點,有一餐我睡著了,他們竟然沒留任何東西給我吃!之前搭澳洲的袋鼠航空,每個在用餐時間睡著或不在座位上的乘客,空服員們都會細心體貼地在客人的座位上放一袋食物,裡面有瓶裝礦泉水、一顆蘋果、溼紙巾、一些餅乾巧克力之類可以補充熱量的東西。甚至在倫敦的希斯羅機場,因為排隊辦手續的人太多,機場還準備小瓶礦泉水無限量供應所有的旅客呢!(真是有錢的國家啊!)

 

卡達航空唯一比較outstanding的,是在曼谷飛往杜哈的班機上,提供的餐點裡有一個選項是泰式魚餅(Fish cake)。魚餅本身沒什麼特別的,有點類似台灣的雞卷加甜不辣,但是醬汁和一起煨的綠葉青菜很好吃,超級下飯,連不愛泰國米的我都把飯吃光了。泰國米還是只適合搭泰國菜呀!

 

不過說到泰國,雖然我還蠻喜歡泰國人的,不過我真覺得曼谷機場地勤人員的英文能力應該要再加強。

 

在曼谷機場Check-in之前,本來一切都很美好,(除了華航台灣飛曼谷的機上餐點雞肉飯無敵難吃之外。華航的雞肉飯…到底誰能告訴我雞肉在哪裡?說雞絞肉絲還差不多。少的不得了之外,還跟一些木耳之類的東西一起炒,營造出豐富的假象,動機應該是想掩人耳目,怕大家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雞肉飯吧!)

 

話說Check-in時,航空公司的櫃台對於我的英國簽證感到很迷惑。因為我明明是台灣人,以前也沒去過菲律賓,台灣和菲律賓也沒有秘密統一,但不知道為什麼台灣人的英國簽證卻是馬尼拉發的。

 

他問我是不是要去讀書,要我出示學校給我的學號,接著又問我有沒有去過英國,我說有,不過簽證在舊護照裡,於是他要求看我的舊護照。我想他應該是要看舊護照裡的英簽是由哪國發行,於是邊從包包裡翻出護照邊跟他解釋,之前的英簽是由台北發,不過現在台灣的British Council已經不受理英國簽證的業務,而是轉由半官方半民間的英國簽證中心受理。至於為什麼是由馬尼拉發出簽證?我也不知道。

 

這個櫃台先生人很Nice,講話很溫柔也很有禮貌,他先跟我解釋整個狀況。因為我是台灣人,卻持有非本國發出的旅行文件,所以他必須跟上級確認才能決定我的下一步。

 

打了幾通電話之後,他先幫我劃好走道的位置,然後招來一位地勤小姐,接著說他們的官員要看我的簽證,請我跟這位小姐走,然後我就可以去等飛機了。

 

於是我背起我的隨身行李,裡面有我新添購的旅途良伴NB阿金先生、一本用來在杜哈機場陪我度過漫漫長夜的愛情小說、一本倫敦地鐵自助行的旅遊書、一整疊轉機或入關時可能會用到的文件(包括入學許可、獎學金通知書、財力證明、體檢報告、旅遊保險證明等等)、相機、保暖大衣、搭配季節造型用的包包、臨出門前我老娘塞給我的月餅和鳳梨酥,還有一堆哩哩扣扣有的沒的東西,加一加少說也有三四公斤吧。結果這位泰國的地勤小姐竟然給我迷路,自己鬼打牆地在機場繞來繞去也就算了,絲亳沒有考慮到我這個疲憊又背著三四公斤重行李的旅客已經快要口吐白沫了,同一個地點走了又走,走過去又走回來,一下子問Information centre,一下子又問路邊的服務人員,一下子上樓,一下子下樓,還帶我穿過一個行李檢查區,檢查員要求看我們家阿金,於是我把阿金從重重的保護裡挪了出來給大家看一眼之後又匆匆塞回包包裡。

 

走了快半個小時,她還是找不到官員辦公室在哪裡。我忍不住問她我們到底要去哪裡?但是她英文很不好,不管我怎麼問,她都只能回答我:「呃~呵呵…。」

 

終於走到要出關的地方,她叫我在原地等候,然後自己帶著我的新舊護照和學校的入學許可到海關的另一頭。

 

我自己一個人站在原地等,越等心裡越覺得不對勁,都已經過了40幾分鐘人怎麼還沒回來?我心裡開始編起故事來了,這小姐該不會是偽裝的詐騙集團吧?騙走我的新舊護照,冒用我的身份飛到英國去?可是如果沒了護照,在一個陌生的國際機場裡我就什麼都不是了啊。

 

很想衝出去找人,但剛剛卡達的櫃台先生有千交待萬叮嚀我不可以出關,因為我沒有簽證,所以我也不敢貿然行動。可是真的過了很久,我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各種不幸的劇情在我腦海上演,櫃台先生會不會是他們的同夥?怎麼會那麼巧,剛好輪到我Check-in,他們的人就順利坐在櫃台等我?我會不會變成沒有國籍的人?我會不會去不了英國也回不了台灣,一輩子只能在曼谷機場度過?

 

理智快潰堤的我,逼自己趕快冷靜下來,找了二個穿著制服,看起來像機場工作人員的人求救。

 

他們聽到我的二本護照都被拿走了也大驚失色,連忙問我對方穿著什麼樣的衣服,我說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衣服不就是衣服嗎?總之不是穿傳統服飾就對了。)他們又問,是航空公司的制服還是像他們一樣的衣服?我還是不知道,因為航空公司和機場人員的制服都馬很像,誰曉得誰是誰啊?

 

我跟他們說我不知道那小姐是什麼單位的,不過她是我在Check-in時,櫃台先生用對講機叫來的。

 

那二位先生一聽就放心了,他們叫我不必擔心,可能我的頭髮都緊張的Q起來的樣子嚇到人家了吧!他們連忙解釋說那位小姐是他們機場的工作人員,不是什麼恐怖份子或詐騙集團,至於她怎麼去了那麼久?他們說會幫我打電話確認,叫我仍然在原地等候。

 

又過了二三十分鐘,那小姐終於回來了,但她不把我的護照還給我,反而示意我跟著她走,又急又氣又快中風的我真的很想把她推倒,然後脫下她的高跟鞋邊敲她的頭邊拉她的頭髮撞地板(如果我自己有穿高跟鞋就不用脫她的了),不過我很沒種不敢真的動手,所以還是又跟著她走回卡達的櫃台。

 

這下子換卡達的櫃台先生拉下臉來了。因為這個天兵的機場小姐竟然把我的入學許可掉在海關外的辦公室,再走回去那可是一段很長的距離吶!

 

櫃台先生用泰語責備了她幾句(這是我自己編的劇情,因為我聽不懂泰語,但我很希望有人責備那位天兵小姐),天兵小姐低著頭很不安的樣子,櫃台先生唸完她後,她點了點了便快步離開。

 

櫃台先生很抱歉地跟我說,天兵小姐漏了我的入學許可,不過她現在立刻回去拿,待會兒會直接拿去登機閘門給我。我實在很不信任這個把我嚇得半死的天兵小姐,可是也沒別的辦法了,我實在沒力氣再背著四公斤的行李跟著她穿越大半個機場,而且即使跟去了,我也只能在關內等。想想還是算了,我還是去登機閘門等吧!

 

最後,在進了閘門又等了二十幾分鐘後,我終於順利把文件拿回來了。

 

雖然事情都順利解決了,可是很扼腕的是,我還是不知道曼谷機場長什麼樣,雖然有看到很大尊、幾乎快頂到天花板的泰國神像,還有亮晶晶、我本來要逛的免稅商店,可是,跟著天兵小姐衝來衝去的我,根本沒時間停下來參觀一眼。

 

探索曼谷機場的計畫破了局,探索杜哈機場的計畫也破了局,只能說,計畫還是需要實踐才會知道究竟可不可行。冒險行動還是有它的價值,不過下次如果要再冒險,我可能會找個旅伴同行比較安心吧!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摸粒
  • 乖~姐接秀秀(摟)
    明天我叫下屬去把他們全部併購了,人全部撤換成像金城武長相的員工,外面放上我們的肖像當logo~
    下次姐接陪妳去冒險,姐接最喜歡捉弄別人惹~啾
  • 好啊!就讓金城武當我們摩天輪集團的代言人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下次我們去冒險,妳可以假扮成土耳其人,反正她們也有頭巾,以妳混那麼多血的長相,只要把黑色的頭髮蓋起來應該幾可亂真吧!



    工作這檔事 於 2009/09/26 08:10 回覆

  • 妳姐
  • 結果那二個回教女人到底怎麼吃東西?有看到嗎?

    還有入關我也很好奇,要是我一定想辦法排在她們後面。

    好吧!那我下次不搭卡達了,害我本來也很想嘗試一下傳說中五星級的中東航空公司咧!!
  • 不要搭卡達了,根本沒什麼特別的。下次有機會我想搭泰航耶,那個泰式口味的機上餐點好好吃喔!

    那二個回教女人吃東西我沒看到,因為她們在第一排,但我跑到最後一排去坐了。不過我很害怕被回教男人就地正法,所以也不太敢看他們的女人。

    入關我就有看到了。有一個男的帶著五個全身都用黑布罩著的女人,應該都是他老婆吧(但最多不是只能娶四個嗎?)那五個女人的護照都在他手上,要入關的時候,那五個女人就拖著行李緊緊地跟著那男人。那男的就把一疊護照都交給檢查人員。檢查人員也是一本一本核對護照上的照片和面前的女人,但是那五個女人並沒有把面罩掀起來,事實上她們也沒在理他(應該是禁止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對看吧!),就站在那邊等著。檢查人員核對後就把整疊護照又交回給那個丈夫,然後丈夫就領著五個黑媽媽的女人進去了。

    所以我還是不知道檢查人員透過黑布和黑網可以看出什麼端倪來。。

    工作這檔事 於 2009/10/01 04:55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