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跟室友Shelagh及秋去Hanley【註1】街,Shelagh為了她的essay,已經足不出戶了快二個禮拜,從新年放假回來到昨天為止,她都沒離開過校園,連下山買菜都沒有,幸好她基本上吃草就能活(她只吃生菜,所以我笑她根本是在吃草),所以幾個禮拜沒下山也活得下去。

 

昨天她的essay終於進展到結論,她決定自己可以出去走走輕鬆一下,於是我們便三個人一起搭車去Hanley逛街,順便陪即將在今年八月梅開二度,下嫁比利時外交官的她試禮服。

 

Shelagh雖然是加拿大人,且雖然她母親是英國人,但很顯然的,她對於英國這個國家,比我或秋或關這些亞洲人還要不能適應,也更不喜歡。她常常拿英國跟馬來西亞比較(Shelagh在大馬住了11年,早就把自己看成馬來西亞人了)。英國的風俗習慣、制度、社會文化等等的一切,在她眼中都怪異且不合理,同居了幾個月以來,我和她最喜歡的共同娛樂,就是聚在一起批評英國和英國人。

 

昨天等公車等的很無聊,情緒很highShelagh突然找我們聊起gossip。起因是前天晚上,我們樓下的一個男性房客突然來敲門借浴室洗澡。由於學校最近發生很多起安全事故,他聲稱自己是室友安娜的朋友,但誰曉得是真的還假的,所以我本來不打算讓他進來,誰知道平時看起來很強悍的越共室友秋竟然已經開了門,於是我只好走出我房門,擋在大門入口處,問秋安娜在不在,如果安娜不在,我是不可能讓他進來的。

 

我敲了安娜的房門,她在,我問安娜是不是她朋友,她說是,我問要不要讓他進來(畢竟只有她認識他,萬一出事了她要負責,所以讓她自己決定),她說OK,所以我們就讓那男的進來了。但那男的進去浴室後,安娜拉著我們嘀嘀咕咕什麼這男的很奇怪,幹嘛不去跟對面男生借叭啦叭啦的,還跟我們說她怎麼認識他的什麼有的沒的,我越聽越奇怪,心想:「這不是妳朋友嗎?怎麼當著他的面是這樣,背著他卻又是另一樣?」會不會她剛剛當著那男的面不好意思說他不是她朋友?如果是這樣,那我可要快點阻止那男的進去洗澡,我可不想自己住的地方被裝針孔攝影機還什麼的。

 

於是又問了一次安娜,這男的是不是妳朋友?她說是,然後又要繼續嘀咕,但我不想理,反正人是妳放進來的,有事她得負全責。於是很沒誠意的結束對話後就轉身回房,順手把房門鎖上(我的防衛心真的很強啊,但畢竟是不認識的陌生男人啊~~)。

 

就是聊到這件事才引發起Shelagh強烈的gossip興致。她一聽,直呼自己當晚不在真是太可惜了,如果她在,她絕對不可能放那男的進來:「Hello~~ this is OUR place, GIRL’S place!」邊講邊瞪大眼睛翻白眼。

 

Shelagh對我們宿舍這二個英國女生有點不爽,她覺得英國女生很自私,明明是群體生活,但卻從來不會考慮到自己的室友。例如,這二個英國女生都會帶男友回來過夜(但從來沒有知會過任何人),安娜的男友幾乎天天在我們這,海倫的男友則二個禮拜來過一次週末。Shelagh對於有男人出現在我們浴室、跟我們共用廁所馬桶很不爽,關和秋則是很憂鬱萬一在廁所遇到他們怎麼辦【註2】除此之外,安娜因為進出房間不好好關門,每次都甩門搞出很大的噪音讓Shelagh不爽,而且明明人就不胖,但走路卻像大象一樣發出很沈重的「咚咚」聲,半夜上廁所吵得要命。

 

海倫本來是二個英國人當中比較討喜的一個,但新學期開始,不知怎麼地,海倫好像變了。

 

於是我們gossip的話題從安娜轉到海倫。秋說海倫好像變了,Shelagh眼睛發亮地問發生了什麼事(這女人真是噬血啊~)。秋說海倫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友善了。秋說了一些例子,Shelagh也跟著說,海倫好像真的變了,以前海倫關門和走路都很小聲,但現在她也像安娜一樣會甩門,且走路也發出「咚咚」的聲音。以前我們可以以甩門和沈重的走路聲來判斷是安娜或海倫,但現在二人行徑一致,根本分不出誰是誰。Shelagh還說她覺得海倫是故意的,因為有一次海倫甩門她去請她安靜一點,自此之後,海倫反而越甩越用力,她覺得海倫是故意的,是對著你笑,但背著你就搞鬼的雙面人。

 

聊著聊著,Shelagh說她認為海倫得了OCD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我嚇了一跳,因為前幾個禮拜我才在心裡嘀咕海倫是不是有強迫症,這會兒Shelagh就說海倫有OCD

 

話說這幾個禮拜我都是被要出門的海倫吵醒的。每次只要海倫出門,她總會反反覆覆檢查房門有沒有鎖好,不停地推推拉拉房門數十次,發出很大的砰砰聲。明明就鎖的好好的門,她卻反反覆覆地檢查,確認鎖上的之後,竟然還把門打開再鎖一次,然後重新推拉房門。前天早上更誇張,她檢查了房門數十次之後,好不容易放過那道門,走出我們走廊的門並上鎖,然後,……開始推拉走廊的大門!

 

更誇張的是,她在那裡推拉了好一會兒之後,竟然又回頭進來檢查她自己的房門,確定是鎖上的之後,又重新開始乒乒砰砰的推拉房門。

 

我簡直快要瘋了,前幾個禮拜海倫剛開始這種行為時,我還在心裡嘀咕:「怎麼搞的,海倫是有強迫症嗎?」但從來沒想過海倫有可能真的是有強迫症。秋住海倫對門,有一次被她吵到受不了,開門出來問她門是怎樣了嗎,海倫說她只是在檢查房門有沒有鎖好。

 

但Shelagh對海倫的說法不以為然,且斬釘截鐵地說:「海倫有OCD,而且越來越嚴重了」。

 

前一陣子,海倫跟我們聊到她換藥後覺得自己變得比較快樂,我因為不想探人隱私,所以沒問她在吃什麼藥,只說「變快樂了很好呀!」現在想想,或許海倫在服用精神方面的藥物,換藥後,或許她真的覺得自己變快樂了,但卻出現(或加劇)了強迫行為。

 

我問Shelagh,強迫症或者藥物有沒有可能改變一個人的個性?(因為海倫出現強迫行為後個性好像也不太一樣了。)Shelagh說很有可能,不過她不想插手管海倫,因為海倫不會覺得感激的。

 

Gossip完自己的室友後,到了Hanleyshopping centre,我們在Starbuck坐下來繼續聊天,Shelagh問我們:「為什麼英國女生的肚子都那麼大?」

 

哈哈哈!!我不好意思說你們美洲人也沒瘦到哪裡去呀!

 

不過英國女生肚子真的很大,不管多年輕,就算十多歲的teenager也常常挺著個肚子走來走去,有時候穿個T恤,腹部還會因為布料不夠衣服往上縮而露出肚皮來,不是很美觀。但這些英國人好像都不是很在乎,照樣晾著肚子到處亂晃。

 

我本來以為可能是自己習慣了亞洲女生相對纖細的體型,所以才會對英國女生「壯碩」的肚子感到礙眼。但想不到來自北美胖子國的Shelagh也發現到英國女生體型的特殊現象,可見這種體型在北美也不常見,應該算是英國特色吧!

 

本來想拍幾張照片放上來的,但專程拍人家的肚皮好像不太禮貌,偷拍又顯得下流,所以只好作罷了。

  

【註1】Hanley是離我們這裡最近的city centre,雖說是city centre,可是依本人在全球各大都市打轉的經驗來看,這個city centre頂多只能算town centre。不過,算了沒差,英國佬高興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吧!

【註2】我晚上洗澡時習慣把衣服脫在房間,只圍一條大浴巾去浴室洗澡(因為淋浴間很小,擺不下太多東西)。等公車時,秋很替我擔心地問我:「妳晚上都只圍浴巾去洗澡,萬一在廁所遇到她們的男朋友怎麼辦?」我還來不及開口,Shelagh就很強勢地替我回答:「搞什麼東西啊!這裡是我們的地方耶,他們才是不應該出現在浴室的人吧!他們在我們宿舍過夜本來就是違反規定的行為了,而且還影響到我們的生活!我真希望如果是我遇到他們,我一定脫光光讓他們羞愧的無地自容!」薑果然還是老的辣!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nda08162001
  • 哇~你的同學真是猛~居然直接來個脫光光^///^

    不過話說回來,你真的不擔心被裝針孔嗎?蠻危險的嗦...>"<
  • 外國人比較開放吧~不過我覺得她是說到做到的人,所以如果她真的這麼幹,我也不會意外的,哈哈!

    我還蠻擔心的,所以明天清潔人員來打掃時,會問問她有沒有可能被裝針孔....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02/03 05:04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