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寫2010的新年新希望,但往前看之前習慣先往後看,於是回想一下來英國前在台灣的2009年都做了些什麼事。發現,我的2009年回顧不適合以編年體記錄,因為在離職之前,時間都是公司的,我的時間表也無可避免地與企業時間表綁樁,直到離職後,時間的掌握才重新回到自己手上。所以,這是一篇紀傳體的回顧,時序從20085月的離職,記錄到2009年中,近20個月的大事回顧。

 

20085月,離職。

 這件事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想到很多人每天在那邊鬼哭鬼叫工作多爛、老闆多機車、上班多浪費生命、跟白痴共事多浪費腦汁,然後轉過身卻像沒事人一樣賴著不走(有經濟壓力的除外,此處說的是某些光會抱怨上天對自己不公,但卻從來沒有試圖改變什麼的人。)不過我也曾是那鬼哭鬼叫的其中之一,每天鬼叫到都覺得自己印堂發黑、烏雲罩頂。因為不想搞得自己和身邊的人烏煙瘴氣,也不想變成只會抱怨不會反省的人,想一想,乾脆再給生命一個機會,離職休個長假想想未來的路吧!比起還在怨念的苦海中浮沈卻好像其實蠻自得其樂的某些人,自己覺得就這樣離職了的我還蠻有Guts的!

 

不過離職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雖是許多人的夢想,但當自己也加入每天蹓野鶴的日子後,才發現這樣的生活並不容易。多年工作的訓練,早習慣以公司年度計畫為全年人生計畫的經緯分配剩餘的時間。離職後,頓失經緯,過了幾個禮拜吃飽睡、睡飽吃的生活後,這才發現,沒了工作,我竟是個不懂生活、不懂時間分配、不知道如何安頓自己的人。最糟糕的是,沒事做真的會讓一個人變得懶散,離職前,在怨念的苦海裡浮沈的我,每天在腦中做著旅行或離職後要幹嘛又幹嘛的春秋大夢,結果真的離職了,有了大把時間之後卻「懶得出門旅行」?絕對不行!於是: 

20086月,度假-台灣‧小琉球。

去小琉球旅行的計畫是剛調到總公司沒多久就跟新同事約好的。和新同事雖然同部門,但一直隸屬不同公司,原本是只知道對方,但卻彼此不認識的「交情」。調到總公司後,朝夕相處、「日久生情」,就約好一起請假旅行。雖然共事不到一年,不過可以一起去旅行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尤其七八個年輕人在島上騎著租來的機車曬太陽吹海風,好像回到十幾歲聯誼時無憂無慮的時光。

 

20087月,度假-台灣‧墾丁。

第二個度假,是和認識十年以上的姐妹淘二個女生隨性地講講就出發的。我們決定要給自己的人生來點突破,於是騎著租來的125重型機車前往很豪邁的後壁湖魚市吃「現撈仔」(啥?這叫突破?)我以為一切都會很順利,因為有事先在網路上做足了功課,但沒想到碰到的第一個難題是:點菜。我一直覺得自己的台語很好,但奇怪到了後壁湖卻好像跟老闆不太能溝通,感覺老闆使用很多「現撈界」的術語,我聽不懂他講的,他也搞不懂我們想幹嘛。而且,後壁湖魚市裡的店家和客人,以一種看似紊亂,卻又和諧地運作著的方式進行點菜和入座。因為完全找不到點切入他們,我們只好像傻瓜一樣在攤子前站了好久,幾乎比賣火柴的少女還要久了,好心的老闆才終於出面幫我們喬二個位子出來。

此行另一個突破是我們騎著飯店提供的腳踏車,冒著風雨騎了不知幾百公里前往台灣最南點。原本沒打算挑戰最南端的,本來只想在飯店裡或墾丁大街上騎騎就好,但墾丁的海岸線太美,美到我騎得快鐵腿時,忍不住在心裡給自己打氣:「再多騎一哩試試看呢?」就這樣一哩一哩地到了最南點。那一刻,體會到什麼叫「有志者事竟成」,心裡的海浪就像腳下的浪花一樣澎湃不已。【註1

PICT0217.JPG 

 這是我們住的飯店,忘了是凱撒還是福華。我很喜歡陽臺外的無敵海景和樓下的戶外游泳池,感覺一整個放鬆和自由寛廣。感謝人脈無敵廣的老姐運用關係幫我們升等及升樓層到這個好~~的房間,啾~

 

20089月,度假-台灣‧花東。

9月份,我無緣的德國姐夫來台灣拜訪我姐,本來他打算全省走透透的,但倒楣的他剛好碰上強烈颱風,除了不能造訪鬼佬最愛的墾丁之外,還得在風雨之中爬上頂樓幫我們固定不知道是電纜還是天線的東西,XD。雖然沒去成墾丁,但北台灣和東海岸該去的景點他都去過了,連鄧麗君的筠園也去過了。他最愛的是花東,身為台灣人,每去一次花東我就更加熱愛這塊土地,花東真的好美啊!難怪無緣姐夫對台灣之行最念念不忘的也是花東。

PICT0092.JPG 

這是被颱風吹彎了的不知道是電纜還是什麼管子,無緣姐夫說醬很危險,於是趁風雨漸歇時帶著傢伙上頂樓幫我們固定住。嗯,一個家有個男人在還是有好處的。

PICT0013.JPG 

花蓮海岸邊依山傍海的鐵軌,美得令人屏息。

PICT0014.JPG 

某一列只跑花蓮的自強號專用的鐵軌,聽當地人說,該列車的座位早被某訂位網壟斷,要訂只能透過他們。可惡的官商勾結破壞了花蓮的美。

PICT0019.JPG 

美麗的花蓮海景和通往海洋的小徑。我們在這裡遇到正在「游泳」抓魚(真的是游泳,沒有船也沒有游泳圈,只有勇健的「罵ㄊㄟˋ」)的原住民,老實說,他們講的國語我完全聽不懂,但透過也是原住民的民宿老闆的翻譯,我們得知這些原住民要把他們辛苦「游泳」捕獲的魚送給我們,真是太感動了。

民宿老闆是太魯閣族的原住民,是退休的小學校長,他告訴我們,太魯閣的原住民雖然窮且普遍沒受什麼教育,也缺乏競爭力,但他們樂天知命,不貪心、愛分享。例如,他們不會一次抓很多魚回來,只會在想吃魚的時候,吆喝夥伴一起去「游泳順便抓魚」,抓了老半天才抓到的幾條魚,也會毫不吝嗇地與路上偶遇的陌生人-如我們-分享。我體會到了太魯閣族人的熱情,也很感動他們不藏私的分享,但忍不住很殺風景地在心裡想:「如果他們利用工具一次抓很多魚回來,並拿到市場上販賣,是不是可以大大改善困窘的經濟問題」?(好吧!我就是個資本主義社會下長大的漢人思維。)

 

200810月,度假-台灣‧蘭嶼。

蘭嶼,也有美麗的無敵海景。這是我第一次去蘭嶼,蘭嶼跟花蓮一樣,是原住民的故鄉。島上的達悟族居民雖然跟我們一樣講國語,不過其實外表跟一般台灣漢人大大不同。據悉達悟族是很久以前自菲律賓渡海前來的,與台灣人口大宗-漢人-不同種族,雖然不同種族,但我們都是台灣人,這種「四海一家」的感覺是很奇妙的親切感。

PICT0108.JPG 

蘭嶼島上處處可以看到原住民族與大自然融合為一的生活智慧。身為孤懸在汪洋大海裡的小島,達悟族的傳統民居「半穴屋」多蓋在山坡上,背山面海,半個屋身在地面下,只有另外半個屋身和屋頂露出來,為的是抵禦終年不斷來自海上的強勁海風。

PICT0124.JPG

超有趣的畫面。日正當中在路上閒晃散步的羊群,走累了很愜意地「席地而坐」,完全不管那是人車通行的馬路中央。蘭嶼的居民把牲口當自家小孩看待,家裡養的羊、雞、狗、豬等牲畜,均放任牠們自由亂跑,說是「太陽下山了牠們自己就會回來了。」就算不見了,「反正鄰居都認識牠們」,一點都不用擔心。

PICT0127.JPG 

PICT0136.JPG 

這裡不太有物種的分界。第一張照片是二隻小豬和一隻雞和諧地在路邊覓食,看不出來牠們在吃什麼,不過從頭到尾都安靜地一起共食,一點也沒有試圖驅離對方。第二張照片是一隻豬正要「進門回家」,牠進的門是那屋子的正門,主「人」們也是從那裡進出。我猜牠進門後的第一件事應該是坐下來看電視吧!

 

200811月,返校-台灣‧淡水。

和大學時的死黨陳小姜失聯了好多年,終於2008年又連絡上,但想不到陳同學已經嫁為人婦變成歐巴桑了(啊~不要打我)。陳同學知道我在台北,還特地搭統聯上來看我(嗚~好感動啊)。我們一起回學校走走看看,漫步在校園的陽光下,一邊聊往事(聽起來怎麼好心酸啊?)一邊感受獨屬於校園的謐靜中的喧鬧。雖然畢業好多年了,但感覺怎麼好像還是昨天?

總圖七.JPG 

這是當年愛讀書(好心虛啊,其實是去看DVD)的我們最常造訪的總圖七樓。當年畢業時,我們在七樓的書架旁拍下紀念照。時隔多年再次造訪,曾經留下痕跡的地方,當然要再一次留下痕跡囉!

當天值得紀念的另一件事,是晚上和另外四個大學時期的「老捧窯」約在東區的Hello Kitty店聚餐。這是畢業後第一次全員到齊,格外值得紀念呢!

 

2008年,日子就在馬不停蹄的旅行和填補記憶空白的歷程中結束了。感覺好像還有什麼別的事,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還做了些什麼。手邊也找不到行事曆(可能離職後就被扔到十八層地獄去了),或許回台灣後再回憶看看吧!

接著,2009年發生了好多事,做了一些決定,實現了一些以前想做卻沒做的事,開心!

 

20092月,開始寫部落格。

幾百年前就開始想寫部落格,但每天上班累得跟狗一樣,比早出晚歸的農夫還要早出晚歸,下班後根本沒力氣開電腦。離職後,終於重新擁有自己的時間,於是,開始寫部落格!

 

20092月,上課-誠品講堂、台灣大學

可以重拾書本的感覺好幸福。2009年的2月,報名了誠品講堂的<藝術實驗室:貞潔與激情-電影對文學的愛與憎>,原本想要五門課都報的,但一門課要3,500元,就算打完折,五門課都報也要NT$16,000,我老目說:「失業的人沒資格花錢如流水!」OS媽,可是那錢是我自己賺滴呀!)所以只好吞下挫敗的眼淚,咬牙忍痛只選一門課。

另外還在台大上了「心理學」和「物質文化」,前者很有趣,學期結束時還上台領了獎;但後者是社會研究所的課,念到都快把自己頭髮拔光了還是無法參透其奧妙,為了避免變成念完變光頭,最後還是回頭是岸了。

 

20092月,決定出國念書。

當初離職的理由本來就是出國進修,但其實對於多一個學位並沒有很大的興趣,尤其現在碩士滿街跑,就算留洋的碩士隨便抓也一大把,不見得有絕對的競爭優勢。不過每天無所事事既對不起列祖列宗,對左鄰右舍和親朋好友好像也交待不過去,乾脆認真準備出國念書。於是開始補習、考慮留學國家和大學、準備申請資料、回學校抱畢業後沒保持連絡的教授大腿拜託他幫我寫推薦信…,事情就這樣順利地進行下去。

 

20093月,燙頭髮。

燙頭髮對一般花樣年華的少女而言就像到巷子口買鹽酥雞一樣地自然而然,但我自從19歲那年被老目帶到她常去的「家庭理髮院」燙頭髮,結果老闆娘活生生把一個花樣少女燙成枯萎的花朵,害我那年過年被同輩的表兄弟姐妹嘲笑到抬不起頭來做人,自此之後,我對於「燙頭髮」這件事就敬謝不敏。但人生總該不停突破自己(有這麼嚴重嗎?),在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爬起來,而且反正離職不用天天出門見人,燙壞了也不會有人笑我,於是決定再次挑戰燙髮。

燙髮.JPG 

這時候還滿懷希望且開心地跟設計師討論我要什麼樣的FU

燙髮1.JPG 

燙完了。雖然很開心地比YA,但其實覺得這髮型在貴賓狗界應該會比較受歡迎。右邊那位是我的設計師,聽說是很有名的設計師,但我跟造型界一向不熟,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多有名,不過戴著墨鏡的她看起來挺有型的,比我的藍色墨鏡酷很多!

燙髮2.JPG 

二個月後,找了另一個設計師把這花了大把銀子的鬈髮剪掉。髮型真的很重要,變髮後,整張臉看起來變得像外國人一樣了,XD

 

然後,開心的日子就結束了,家裡從5月開始發生一連串的鳥事。

20095-7月,媽媽、爺爺、我家變成法拍屋?

這幾個月發生了一連串事件。7月,跟我們住了20年的爺爺搬到台北去了。雖然爺爺搬走我也有點不捨,但其實更多更多的是輕鬆。爺爺搬走前幾個月,媽媽因為長期(20年!)照顧爺爺而病倒,當時在台北正準備去看電影的我和老姐接到阿姨電話,說媽媽在急診室,嚇得我們立刻搭高鐵回高雄。媽媽出院後,身體還是很虛弱,一整個禮拜晚上我都在媽媽床邊打地舖睡覺。有一晚,媽媽吃了安眠藥快要睡著了,我正幫她蓋棉被時,她突然迷迷胡胡地問我:「妳睡我地上是為了照顧我厚?」我說對啊,媽媽又說:「我如果生病了,妳會一直照顧我嗎?」我知道吃了安眠藥的媽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她像個小孩子一樣直直盯著我的眼睛,我只好像哄小孩一樣跟她說:「當然會啊!妳趕快睡喔!」那天晚上,媽媽睡著後,我拉著她的手一邊看她一邊掉眼淚,決定我不要以後才照顧媽媽,我要現在就站出來保護媽媽。我知道在家族裡,為人兒子的爸爸和為人媳婦的媽媽很多事都有苦難言,苦處和委屈都只能往肚子裡吞,我和姐姐身為爸媽的小孩,從小對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也只能隱忍不發。媽媽病倒後,爸爸其它的兄弟姐妹終於有人良心發現,願意接手照顧爺爺(20年來第一次接手),於是,爺爺搬到台北去了。

但屋漏偏逢連夜雨,正當大家為了爺爺搬回北部的事忙得焦頭爛額時,我家收到法院要查封房子的公文,經確認過後,並不是詐騙集團。說來倒楣,惹出事情的是伯父,但倒楣的卻是我爸。30年前伯父做生意要簽本票,找奶奶和爺爺當保人,但生意失敗後卻落跑到大陸,欠的債一直沒還。幾年後,奶奶去世了,爺爺由我爸奉養,中間幾十年,債權人試圖找伯父還債未果,本以為事情不了了之了,誰知道,這債務原來是落到我爸頭上。

原來奶奶十幾年前去世時,大家還沒有拋棄繼承的觀念,於是,奶奶的孩子們在法律上全都順理成章地「繼承」了伯父的債務。爸爸因為是次子,又因為爺爺戶籍在我家,所以成了銀行討債名單上的第一順位。爸爸找了熟識的律師討論後,得知銀行的討債程序完全合法且無瑕疵,意思是,我爸要不拿錢出來,我們就等著全部搬家。

因為奶奶全部的孩子都在債務清償名單上,表示萬一我家的房子被拍賣後還不夠還債,法院接下去就會找爸爸底下的姑姑們要錢。於是大家都慌了,開始計算伯父30年前欠的錢連本帶利是多少,然後計算我家房子的市價,以及法拍可能的成交價。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當大家發現,就算法拍我家房子不夠,法院也會先從我爸名下資產下手,然後是他配偶也就是我媽。還債名單第二順位的姑丈,算一算發現債務不會落到他頭上,便整個人輕鬆自在地打算打道回府,其它順位的人也鬆了一口氣。原本想要找大家一起商量解決之道的老爸,猛然發現問題竟然又像過去所有問題一樣,搞到最後只剩他一個人扛。無計可施,且在法律上完全處於挨打地位的爸媽,甚至還做好了離婚的打算,免得把二人退休的老本都拿去替別人還債了。

這幾個月發生的事,以及這幾十年親眼看到的無數事,我學到的教訓是「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很多事情不能只聽別人用嘴巴說、某些所謂的「親戚」只是一群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

 

    20097月,收到錄取信了,但,我該不該出國?

媽媽知道我被英國的學校錄取了,而且還拿到了獎學金,一整個人比我還要興奮。但我卻猶豫該不該在這時候出國念書。結果媽媽說,如果我因為她的關係而放棄這個機會,她會生氣而且不會原諒我,所以…Hello,UK!

 

20099月,度假-日本‧沖繩。

出國前的最後一趟度假。本來不想也不該在這種時候出國旅遊的,但因為是很久以前就訂下來的行程,錢也都付出去了,於是9月時,和老姐二人就回到我們的故鄉-基隆-搭船去。上船之前,不能免俗地一定要到廟口逛逛吃小吃,結果遇到熱鬧的中元普渡。記得小時候在基隆時,每逢中元普渡就覺得特別興奮,因為奶奶會帶我們去廟會,記憶最深的是油飯和冰的米苔目。中元普渡時通常很熱,在大太陽底下捧著一碗冰冰涼涼甜滋滋的米苔目,酷熱的感覺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而且,當時我們住的XX新村,每逢普渡就習慣和街坊鄰居合購豬隻,普渡結束後就當場「肢解」趴在桌上的豬隻。某一年,普渡後奶奶拎了顆豬頭回來,聽說那可是不得了的好兆頭呢!SANY0615.JPG 

中元普渡一定要的祭品-「普渡豬」。但這次看到的豬好像沒我小時候的大隻,可能經濟不景氣,縮水了吧!

SANY0623.JPG 

這就是此行我們要搭的麗星郵輪天秤星號,好大呀!

SANY0628.JPG 

要離開基隆港了。從天秤星號望下去,其它的船隻都變得好小喔!

SANY0629.JPG 

街道和基隆火車站也小的不得了哪!

SANY0631.JPG 

船上的游泳池。

SANY0632.JPG 

甲板上的躺椅。吹海風曬太陽聽起來很享受,其實很容易曬掉一層皮呀!

SANY0693.JPG 

琉球到了。這是重現過去中國的皇帝冊封琉球國王儀式的模型,比例為1:25。當年遠從中國前來的冊封使節在宣讀中國皇帝的聖旨時,會以中文唸道:「朕封汝為琉球國王」。

SANY0683.JPG 

曾經是中國藩屬國的琉球古國皇城處處是中國的痕跡,例如城牆外很有中國風味的石獅子,應該也是中國皇帝「賞賜」的吧!

 

  20099-12月,開始在英國生活。

921,搭上飛機,經過二次轉機,飛行了十幾二十多個小時,飛到不知今夕是何夕之後,終於到達英國,開始展開在英國的生活。

 

2009年,看似很平淡,但仔細回想起來,原來發生了這麼多事,希望所有的烏雲都留在2009。虎年,希望老虎幫我把所有討厭的人事物嚇跑,祈求老天爺給我和親愛的家人一個全新、順利的2010年!

 

 

【註1】在墾丁那次,我們一直玩到最後一天,接到家人催促我們回家的電話,才知道原來有強烈颱風從墾丁登陸,難怪那天騎腳踏車騎得那麼累啊!囧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oycecch
  • ping,

    你寫一篇blog要花多久時間啊???這篇如果是小妹不才我來寫,可能要花三天三夜,你太屌了!!!把2008到現在的日記在一篇中全部漂亮的呈現!讚啦!

    joyce

  • 厚這篇喔~我從上禮拜就開始寫了,扣掉上課,吃飯,睡覺,玩耍,看電視的時間等等,從回憶到完工,也差不多花掉我三天三夜的青春喔..寫Essay都沒有這麼認真嗦..XD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02/25 06:32 回覆

  • 妳姐
  • 雖然我很高興在妳的文章中有亮相的機會,但是...有些字幹麻要highlight呀!!而且,妳也太花心思搞照片了吧!雖然是弄得很趣味,哈哈。

    最重要的...原來妳在魚市場也是只有傻在那邊的份呀?還硬ㄠ說什麼跟 "現撈界" 不熟,哼~以後最好還有臉批評我台語講不好啦!

  • 可惜我不會移走拖鞋的技巧,不然還可以更促咪呢~然後,妳覺得很"刺目"的那幾個字沒有highligh啊,是很低調的粉紅色嗦....XD

    然後,哼~我就知道妳會攻擊我,但不管怎麼說,至少我的台語去到福建還能通,但妳的台語出了家門就不行了,但問題是家裡也沒人跟妳講台語...XD..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02/25 06:53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