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愛情深淺的感受,有多少只是出自於個人的想像?有時候,覺得很愛很愛對方,自己的存在幾乎只是為了對方的存在而存在,每一個呼吸和心跳都只為了對方,沒有理由的,為了他/她,可以「雖千萬人吾往矣」。但這就是愛情嗎?所謂愛情,會不會只是自己內心深處對於愛情想像的投射?只是一個心中對於愛情理型的幻想?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愛情最深刻,最「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但如果大家都退後一步看自己的愛情,以第三者全然客觀中立的角度檢視那個曾經讓自己「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愛情,在注入了理性的分析之後,這份愛,是不是仍然如此「縈迂曲折,一往情深」?

 

當然愛情不需要理性的檢視,因為愛情是絕對的美麗,美麗到無法也無需承受過多理性的目光。戀人們總想停留在最美麗的那一瞬間,希冀著瞬間即是永恆。但原因未必是二人沈浸在濃情蜜意的愛河裡無法自拔,或許更真實的原因是我們無法承受愛戀過後所需面對的不美麗甚或醜陋?而這更是真實的殘酷。

 

為什麼要燒掉金閣寺?這座位於古老京都,「在無明的長夜裡用泥金修建」、「被那個黑暗而輝煌的時代的高超哲學所概括」的閣寺?純然只是因為縱火者長相醜陋又口吃,偏偏對於極致的美高度崇尚,矛盾心理的折磨下導致性格扭曲,於是喪心病狂地一把火燒了金閣寺?

 

世間萬物的可愛總能驅使人做出不顧一切的危險行為,愛人如是,愛物亦復如是。極致的美和終極的愛一樣,都是難以解釋、無以名狀的,原因在於人其實並不是如同自己所以為的是理性的動物。溝口至少說得出金閣寺的美,是「概括了各部份的爭執、矛盾和一切不協調,並且君臨其上」。這份對金閣寺「君臨其上」的仰慕,使得溝口縱然不懂美的究竟是金閣寺或者籠罩著金閣寺的夜與氛圍,便毫無保留的迷戀上金閣寺。其實這一點也不重要,因為,不論是寺的主體或是主體外的氛圍,二者都俱備才是整體。我們總不能強硬地把金閣寺由京都搬到紐約後,仍然遠眺著說:「看哪!多美的金閣寺呀!」

 

如此一來,溝口的火燒金閣寺似乎一點都不難理解了。夕陽下,倒映在湖面上金光閃閃的金閣寺;在漆黑的暗夜中,像黑夜的結晶體般屹立著的金閣寺;兩夜中,朦朦朧朧恍忽不定的金閣寺;是白晝也是黑夜,是細部也是全部,是內斂也是狂放,是結構也是輪廓,是一也是空。

 

如果愛人們可以留下永恆的瞬間,燒掉金閣寺對溝口而言就是最永恆的瞬間。就像櫻花總在盛開得最美麗的時刻落下一樣,在最美麗的時候死去,是終結,也是延續;是瞬間,也是永恆。

 

終極的愛如同極致的美,都只是心理運動的產物。這個世界的所有物質都由原子組成,組成原子的是電子、質子和中子,然後是難以查覺的能量波動。愛因斯坦說過:「一切物質的存在只不過是人類的錯覺。」在宇宙的序列下,我們都只是非具體的存在;在佛教的宇宙觀中,我們的存在也只不過是剎那之間的狀態,「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因此,金閣寺真的不存在了嗎?實際的存在和記憶中的存在,哪一個比較真實?當實際和記憶根本沒有界線,真實,就一定是真實嗎?

 

那麼,之於愛情,過去的就一定是錯過嗎?現在的就一定是幸福嗎?沒有把握住的就一定會後悔?握在手上的就一定是真愛?使盡全力用心付出的就是呵護?唾手可得自然而然的就不值得珍惜?

愛情,不論是真愛或自以為的真愛,或許就讓它像金閣寺一樣,在最美麗的時分將它一把火燒盡,瞬間即是永恆

日本金~1.JPG 

日本‧金閣寺。

照片出處:www.2222.idv.tw/.../攝影之緣.html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淡仔
  • 我喜歡您倒數第三段的文章內容(愛因斯坦)...雖然寫得很哲理又哲學性的口文,
    離開青澀那一段時光後, 我可以瞭解愛情只是人生旅途中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
    但卻又是人生旅途中似乎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 ? 我們會在愛人與被愛之間選擇
    所經歷歡笑或痛苦的產出記憶..卻可能會是一輩子的痕跡 ~ 直到生命消逝 !
  • 是啊!直到生命消逝...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05/24 05:31 回覆

  • 妳姐
  • 哇~新版面很不賴喔~。這篇文章很日本文學fu...
  • 所以我不知不覺朝向自己一向不愛的日本文學靠攏了...? :(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05/24 05: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