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一直聽著的歌,一邊聽一邊掉眼淚,彷彿淚水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地流淌下來,以為眼淚永遠不會有停止的時候。

 

走路掉眼淚、坐著也掉眼淚;醒著掉眼淚、睡著也掉眼淚;吃飯掉眼淚、不吃飯也掉眼淚;說話掉眼淚、不說話也掉眼淚;盯著電腦眼淚就掉下來、話說到一半眼淚又掉下來;一個人的時候哭、有人陪著的時候也哭;笑著的時候哭、哭著的時候更用力哭;說是大海可以平息悲傷,但到了海邊還是哭。日升日落都沒了意義,生活好像行屍走肉,不在乎別人怎麼想、不在意別人怎麼說、無所謂別人怎麼看,就算被當成全然的傻瓜也沒有關係。

 

沈浸,在完完全全的悲傷裡,禁箇到失去自由,卻在悲傷裡自由游移。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