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的某一天打電話回家,照例是老目和姐姐二個人用免持聽筒和我三個人吱吱喳喳地聊天聊得不亦樂乎,正當聊得渾然忘我時,突然聽到老爸的聲音幽幽地從聽筒的不知哪個方向冒出來,嚇得我臉差點沒綠掉。

老爸問我:「心肝ㄟ,妳在英國有沒有想妳爸啊?」我說有啊,然後反問老爸有沒有想我,結果老爸竟然說:「有啊!昨天晚上還想得整夜都睡不著呢!」我聽了想說老爸什麼時候變這麼肉麻實在不像他,然後嘴上跟老爸打哈哈說:「真的還假的啊!有沒有這麼誇張啊!」但心裡卻著實剉了一大跳。

原來人真的是會變的。從小老爸根本就可以榮膺道德重整委員會榮譽主席而當之無愧,因為爸爸一板一眼的個性和超高標的道德水準,不僅嚴以律己,更嚴以律他唯二的二個女兒和哀怨的老婆。說一不二又鐵面無私的個性在家族中早已為他贏得正直先生的名號,家族聚會只要有老爸在的場面,大家都會不由自主地收斂一點(乾脆列隊立正站好吧伯伯叔叔們!)大家都說我老目嫁了個標準先生,我和老姐有個好爸爸,殊不知我們根本是在鐵幕下長大,從小要守的規矩和紀律比軍營還嚴格,光是餐桌禮儀和與長輩的應對進退就可以搞得像要嫁進皇室一樣,阿姨還說:「妳爸這都是為妳們好呀!」嘿啦嘿啦!都是為我們好啦,不過人總是有反叛因子的,所以後來本人長大後就飛也似地逃到台北念書了!YA! FREE! XD

不過爸爸其實蠻不簡單的,記得國中叛逆期時,跟一些家庭有問題又不愛念書的問題學生常玩在一起,別人的父母知道了一定大驚失色,耳提面命叫自己的小孩「不要跟壞孩子交朋友。」但老爸會在壞朋友來家裡玩時拿錢給我,叫我帶同學去買東西吃,「要當個好主人」,還讓我邀請同學玩晚了就在我們家過夜。國一時,有個問題家庭出身、師長眼中的壞學生每天都來接我一起上學,老爸知道了並不禁止我和她往來,反而對我說,跟「壞同學」交朋友沒關係,因為人不能選擇自己出生的家庭和父母,出身壞家庭不代表那個人是壞的,跟她交朋友沒關係,但要注意自己不要不小心染上惡習或被帶壞了,而且如果可以把她「帶好」就更好了。我後來一直在想,或許就是老爸和老媽開明的教育和態度,讓我覺得「歹路」沒什麼好玩的,還是家裡溫暖一點,所以就「浪子回頭」了。

雖然老爸很正直,可是年輕時脾氣超級無敵差又暴躁,舉凡用過的物品沒有物歸原位、書桌沒有整理、出門動作太慢、吃飯發出聲音、跟長輩講話沒有禮貌、思想沒有符合他的政治正確(真是個專制的老傢伙!)都可以惹得他雷霆大怒。印象中小時候曾有寫完功課後沒整理書桌,在經過老爸警告後仍沒立刻處理就被老爸把書全部大手一揮掃到地上;也有忘了什麼原因被罰跪和挨打(雖然無路用只會護短的老目堅持老爸沒動手打過我們,搞得好像我精神分裂無中生有造謠抹黑我自己的老爸一樣。)總之,成長過程中,老爸嚴格的要求對我和姐姐而言早就習以為常而不覺有異,但前陣子和室友Shelagh聊天不知道聊到敝人個性和思想的某個對自己極其嚴苛的點時,她大驚失色問我:「Are you HUMAN !?」我這才意識到,原來老爸的嚴格教育早就複製到自己身上,而這在別人眼中竟是如此「非人哉」。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常常很想念我把拔。有時候打電話回家,老爸總在看他最愛的<暴坊將軍>(雖然我個人覺得每次片尾吉宗將軍亮出身份和武士刀時,嘴巴唸著:「你只能速速切腹謝罪了。」或「就由我代替天下萬民來制裁你吧!」很是愚蠢),不過,每次打電話回家時,透過話筒聽到跟往常一樣的聲音,知道爸爸看著跟往常一樣的電視節目,感覺就好像我也在家一樣。

吳念真的<那一年的幸福時光>提到「累了,就回家」。我家爸媽雖然讓我和老姐常常覺得想要逃離家裡,但不知怎地,我們總是會想回家,尤其是累了的時候。
累了,就回家。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水深火熱的淡仔
  • 對於妳這篇文章, 我可是邊看邊擦眼淚......變成淚流滿面ing
    最近我老妹出籠了...嫁夫去..所以搬離了Home, 家裡只剩兩老
    所以我這陣子都會儘量下班後回Home 陪陪她們看個TV也好
    我想, 我們的老ㄅㄟ和老目...真的對我們這一代的小孩
    真是用心良苦....我們真的很幸福 ^_____________^

  • 沒錯,我也這麼覺得,所以我們要好好孝敬他們(咦怎麼變這麼八股的結尾...).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05/30 04: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