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時間的20101021,終於回到了離開一年多的家鄉。由於颱風的影響,在降落桃園之前,我們的班機在新竹外海的上空盤旋了十多分鐘,好不容易順利降落了,但因為還要搭北高航線的接駁機回高雄,於是降落後我便悠閒地在航廈內的免稅商店裡閒逛。機場的一切看起來都沒什麼變化,除了發現販賣機裡的可口可樂只要二個半的蔣中正硬幣就可以買到之外(同樣的容量在英國要賣1鎊多),一切看起來似乎與13個月前我離開時沒什麼不同。

 

另一個熟悉的場景。在北高航線的候機室裡,我很意外地發現在這種深夜時分,竟然有那麼多旅客要跟我搭同一班飛機回高雄,欣喜之餘定睛一看,原來除了少數的本國人之外,大部份的旅客都是外勞,看樣子不是印尼人就是越南人。離開台灣之前,原本就因為工作的關係需要接觸大批外勞,離職後就再也沒見過如此「聲勢浩大」的外勞了。結果,在離開台灣13個月之後再回到台灣,一抵達就再度見到如此熟悉的場景,這也算是對我的一種歡迎儀式吧?此外,原本對於離鄉背景來台灣打拚的外勞就有一種既同情又歉疚的矛盾感覺,在經過英國生活一年多之後,對於這些外勞朋友們又多了一份親切的感覺,因為我在英國時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就是來自越南,因此,這批外勞給我的「台灣印象」真是既熟悉又親切啊!

 

接駁機飛近小港機場,熟悉的市容映入眼簾,櫛比鱗次的建築物和一些醜陋的鐵皮屋還是跟一年多前一樣。(有趣的是,回到家隔沒幾天就看到新聞播出關於小港機場附近醜陋鐵皮屋的報導)。到了高雄出了關,爸爸媽媽和姐姐早已在出境大廳等我了,家人看起來沒什麼變化,變成大鋼牙的姐姐也沒發生我預期的變化(哈!哈!)開車回家的路上,街景也沒什麼變化,倒是多了幾個競選總部,原來好像再過不久就是什麼三合一選舉(什麼東西啊?我早就把選舉的事忘得一乾二淨了!)難怪就算風大雨大的颱風天,馬路上還是看得到候選人的宣傳車在賣力嘶吼著。

 

看著窗外的街景,奇怪又陌生的熟悉感充斥著我的思緒。這是每個發展到一定程度(或者「發展停滯」?)的都市都會面臨的狀況嗎?

還記得幾個月前在英國和室友們討論到英國看似「停滯」的都市發展。來自發展中國家的秋和關訝異於英國「平和」的市容,到處都是看起來沒在使用的古老房子,路上幾乎看不見興建中的大樓,這樣的景象與她們來自的都市大大不同。她們的都市到處都是興建中的建築物和修築中的馬路,城市終日吵鬧、灰煙漫天,而英國卻沒有這樣的景象,頂多就是修補馬路的小工程罷了。言談之中,感覺得出她們對於英國衰弱不振的經濟頗有嘲弄之意,但更多的是為自己國家的快速且頻繁發展感到驕傲。

不過我和其它室友卻有不同意見。雖然英國經濟不振是舉世皆知的事實,然而,沒有興建中的建築物是因為英國早就已經是「已發展」國家,所有的都市基礎建設諸如道路、橋樑、號誌燈等等城市設施皆已完備,除非有大型都市變更計畫,否則就只是設施的維護和保養而已。至於屋舍的改建,英國動不動就是百年以上可列入古蹟之列的屋舍,這些受到國家保護的古蹟,就算是地方政府想動也不是隨便可以動得了的。因此,除卻經濟不振的因素之外,英國都市的平和不是因為「沒有」建設,而是因為目前「沒有需要」建設。

 

不過,不同於對英國「已發展」都市的解讀,對於高雄市,我其實不太確定應該解讀為「已發展」或者「發展停滯」,或許等本屆選舉之後便能見分曉了吧!

 

回台灣後的第一篇文章就這麼嚴肅實在有點殺風景,不過,對我來說,這的確是一種「假期結束了」的嚴肅心情。從2008年離職,2009年出國到現在,我己經讓自己休了一個二年半的假了。二年半,不管對於人生而言或者對於日常生活而言都是一段長長的假期。有時候,真的是計畫趕不上變化,二年半的時間,某些計畫好的事沒有如期完成,某些計畫外的事卻悄然發生,然後又悄然結束,來無影、去無踪。

 

可能是自己潛意識裡知道「假期結束了」,從決定回台灣的那一刻起,就感覺自己的心理狀態似乎悄悄調整回二年半前的那個自己,動作和走路都不自覺地加快速度,講話和思考也不自覺地調整頻率,二年多來輕鬆的心情雖然還沒完全被嚴肅的現實感取代,但也已經不自覺地收起玩笑的心態了,這算是為「與台灣接軌」作準備吧?

 

回來了一個禮拜,雖然還在假期中,但我的心情卻已經不再是「度假」的心情了。回到台灣,回到現實生活,回到壓力狀態。假期結束了,感覺接下來有好多事要去做,雖然已經沒有二年半前的無力和徬徨,但也還不敢很大聲地說:「我,準備好了!」雖然還沒思考好重新出發的時間,不過希望自己快點進入狀況,不管橫陳在眼前的未來是什麼,自己都能夠很有信心和充滿活力地去面對!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