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昨天去長庚醫院看病,等待看診的空檔就坐在候診大廳等候叫號。大廳裡架了好幾台電視,每一台都在播報此次風災的新聞,畫面盡是哭號著請求援助的災民或是涉險搶救災民的救難隊。朋友一方面為災民感到難過,另一方面也慶幸自己不用承受這樣的苦難。突然之間,後方傳來一些老傢伙的「品評時事」,友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見的「人話」。

 

「真是的,幹嘛什麼事都要怪政府啊!」、「那些地方本來就不適合住人了啊!」、「村民自己不肯撤離的。」、「其實會遇到這種天災都是自己的業報。」

 

聽著轉述,我也忍不住傻眼了,這些人,真的是跟我們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的同胞嗎?你們怎麼忍心說得出這樣的話?

 

身為一個對藍色或綠色沒有任何品牌忠誠度的中間遊離選民,我投過藍色的候選人,也投過綠色的候選人。哪個政府做得好,我便深以為榮,慶幸有這樣的政府帶著我們成為偉大城市(指北高二個直轄市)或偉大的國家;同樣地,哪個政府做不好,我也會跟著譙,嘴炮打的沒有別人響,上網看看別人怎麼說也多多少少可以長點知識,總之,多聽多看,自然可以從中看出一點是是非非。

 

我可以理解,政治立場不同的人看事情一定也大有不同,可是,難道大家不該就事論事嗎?發生事情了就揀對自己有利的說,同一件的事情,自己支持的政黨做錯了就替他找理由開脫,自己反對的政黨做錯了就罵到人家祖宗八代都要從墳墓裡面挖出來鞭屍才行,這種雙重標準也未免太過卑劣了吧!

 

這次風災後,很多人在怪那些原住民,說他們「很奇怪,那些靠山靠水的地方本來就不適合住人了,為什麼一定要住在那裡?」

 

怪罪原住民「自己愛住到山邊水邊」去的人有沒有想過,是漢人把人家趕上山的。用一些聯考加分或什麼有的沒的補助就好像照顧到原住民了,如果我是原住民,我寧可住到平地來,聯考倒扣十分讓給住在山上的漢人。

 

其次,誰說水邊不適合住人?歷史和考古學家已經證明了,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均起源於有河流的地方。也就是說,有河流經過的地方,才能夠培養出孕育文明的沃土。兩河文明如此,我們自己文明的起源也是靠長江黃河起的家,不住在水邊靠河水灌溉農田不然是要拿自己的尿來澆花嗎?

 

「真是的,幹嘛什麼事都要怪政府啊!」因為我們只是普通人,普通人做不了大事業,更沒有治理國家的長才,所以需要靠有能力的人組成政府來告訴我們怎麼做。不然國父為什麼要交代「選賢與能」?蔣公在<告全國軍民同胞書>裡面講那麼多幹嘛?直接說:「有興趣從政的都歡迎來試試看唷!」這不就天下太平了嗎?出了事,不怪政府(不管是地方或中央)要怪誰?人民就是不懂,所以才需要懂的人來教我們該怎麼做。投資失利了都可以蛋洗銀行了,國家出了事難道政府一點點(一絲絲、一毫毫、一咪咪)責任都沒有嗎?

 

怪罪「村民自己不撤離的。」也是一樣的道理,村民如果這麼厲害,那政府就換村民當就好了啊。幾個深山野嶺裡面的村莊或部落開開心心地推舉代表「辦政府」,然後宣佈獨立好了。

 

最後,「其實會遇到這種天災都是自己的業報。」這話實在太超過了(超過到我都辭窮了)。

 

之前任職的公司裡有一個政黨傾向十分明顯的主管,我與她交情頗好(早知道應該學管寧割蓆斷義的),但我沒有政黨偏好,不懂政治也對政治新聞沒興趣,尤其覺得在工作場合聊政治總是不洽當,所以每當她興致來了想聊政治,我總是能避就避。這位主管非常有「正義感」,尤其愛針砭時事,對於世事也常有出人意料的觀點。

 

2006年時,前法務部長陳定南因肺癌不治去世,新聞報導出來後,很多人都很難過,我自己也覺得頗為失落,因為雖然不是宜蘭人,但我第一次聽到「陳定南」其名,是得知他在宜蘭縣長任內整治冬山河,建了冬山河親水公園。在下很好收買,因為畢業旅行時去過冬山河,覺得親水公園又美又好玩,環境整潔又寬敞,所以對主政者印象就跟著很好了。

 

之後對他的認識,似乎也都是正面評價居多,感覺上不論藍綠,對「陳定南」其人似乎也沒什麼惡評,至少他去世時,藍綠「同聲哀悼」。還有,聽說他有一個綽號叫「陳青天」,因為他「公正」、「廉能」、「反黑」、「反賄選」…。這些是我對陳定南拼拼湊湊的印象。

 

總而言之,雖然我對陳定南認識不深,但在我心目中,他是一個正直的官(光憑他在法務部長任內敢處理前屏東縣議長的殺人案件,以死刑定讞,並真的執行槍決,我就想跪下來謝謝青天大老爺了。又,根據我在看守所工作的同學爆料,現在監獄裡那些罪證確鑿被判處死刑的惡人們,因為後來的法務部長沒有一個敢簽死刑執行命令,所以那些惡人們都只被關著(由納稅人養著),如果祖上積德在所內表現良好,或者祖墳冒了青煙碰上總統大赦,不消說放出來後又是一條自由自在的好漢了。問題是,那些被他們傷害的人和其它無辜的人是不是就必須生活在恐懼之中了呢?)光憑這一點,陳定南就贏過一些有權無能的人。

 

話說回陳定南,總之我對陳定南的印象都是正面的(如果有反陳的請不要出聲罵我,這只是小民的「感覺」,不是政治研究來的。),所以當我聽到那位主管對於陳定南去世的消息竟有如此解讀,當場嚇的不知所措。

 

新聞報導時,我和那位主管正好一起外出午餐,我一邊吃飯一邊看新聞,那主管突然「嘖嘖嘖!果然是惡有惡報,妳看,他就是因為做了太多壞事,所以才會在這個年紀就因為癌症死掉。」然後壓低音量靠過來對我說:「XX,我跟妳講啊,人家說,得肺癌死掉的人都是因為做太多壞事才會得肺癌的。妳看嘛,肺是呼吸系統,又在心臟旁邊,人家說,得肺癌的人就是做了太多黑心的事所以才會得肺癌死掉,這就是果報,因為你做了太多黑心事,所以果報報應到你自己內部的心、肝系統。不然妳看嘛,其它的人怎麼沒有得肺癌?人家這樣說真的很有道理,真的是報應!」

 

我當場傻眼,因為首先我受的教育是不該批評死去的人;其次這毫無科學根據的說法竟然出自留洋的高級知識份子之口;第三,我認知的陳定南不是她口中的惡人,無中生有的事就是惡意抹黑,惡劣;最後,指控他黑心要講證據,而不是一直喊報應報應就好像真的是報應。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死了活該,這是報應」的說法,本以為是個案,想不到時隔三年又再次聽到,就是朋友轉述長庚醫院裡那幾個沒同情心的老傢伙講的話。

 

我個人沒有特定宗教信仰,但是我相信因果,因為這不只是宗教論述,而且經得起驗證的觀點。「因果」充斥在我們生活的週遭:「因為你吃太多又不愛運動,所以減肥當然不成功」;「因為你總是太晚睡,所以隔天精神不好」;「因為你不去找工作,所以當然沒有收入」。這些「因為…所以」就是因果。

 

可是,災民家毀人亡是報應?陳定南黑心所以得肺癌死掉是報應?邏輯到底在哪裡?這些被自己的意識型態矇蔽了雙眼的人到底在想什麼?人人都可以捍衛自己的想法、捍衛自己支持的政黨,可是,可不可以不要去傷害或者抹黑別人?可不可以尊重別人也有支持自己政黨或理念的自由,尊重別人可以有跟自己想法不同的自由?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摸摸粒
  • 小屏屏敝人應該沒有很偏激齁,話說敝人最近有在消極減肥和鍛鍊體魄要去協助清理家園ㄋㄟ~
  • 切~我不是說妳,是醫院裡講話的那些老傢伙的態度讓我很生氣,而且妳老北很努力在協助災民,可比只會出一張嘴的那些人贏了一條萬里長城喏!

    工作這檔事 於 2009/08/18 20:51 回覆

  • 壞嘴摸粒
  • 啊因為他們就『住』在醫院裡吹冷氣,飯菜都是護士服小姐端到面前,連掛了都還直送有強冷的蜓虱鰹呢,哪像那些受難的人飯都不知在哪,親人還找不到他們埋在哪呢~
  • 快把妳老北的電話給我,我要跟他說叫他不用那麼賣力工作來養食量驚人的不肖女了,竟然用"護士服小姐"來消遣自己老北,還要把他直送強冷的蜓虱鰹,真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呀!

    工作這檔事 於 2009/08/18 21:05 回覆

  • 壞嘴也很孝順的摸粒
  • 啊我是說那些被關在醫院很久,不體諒別人的老傢伙啦.
    我連我老北喜歡hello kitty都不敢公開耶(糟!!!我還是說出來了,oops!!!)
  • 原來我搞錯失言了,拍寫拍寫!

    工作這檔事 於 2009/08/18 22:22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