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的事,有時候真荒謬得令人瞠目結舌、兩眼發直、目瞪口呆、眼冒金星,不知該做何是觀。

 

星期二晚上,前公司的同事透過MSN告訴我公司的一位同事突然去世,原因不明。她因為知道我跟該同事頗熟,所以特地告訴我這個不幸的消息。去世的同事是工程部門的一個課長,平常就是個對同事都很熱誠的好人,正值壯年的他也不過三四十歲,怎麼樣也料想不到他會以這種方式離開人世,因此這消息對我造成頗大的震撼,整晚無法成眠。於是星期三晚上,我和他底下的工程師連絡上,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結論是,一切都要等法醫驗屍後才知道。

 

我連絡的這個工程師是去世的課長一手調教出來的,一身的本領都承襲自課長的傾力相授,所以他一向視課長為貴人及再造恩人。他也是第一個發現課長的人,之後也一路陪著到醫院,然後到殯儀館。

 

我們聊了好久,工程師幾度哽咽,最後說想為他做點事,因為去世的課長其實是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身後留下年逾八旬的老父老母,以及一個尚需父母撫育關愛的幼女。他能為他做的,也只是替他向廠內同事募款,幫他照顧家人,好讓課長走的比較安心。

 

我也想為去世的同事做點事,所以一口答應幫工程師寫信向廠內募款。工程師給了我草稿,並交待我務必要寫得讓人「感動」,因為最終目的是希望大家拿錢出來幫忙。於是我幾經思量,寫了又改、改了又寫,折騰了好幾個小時,終於在三更半夜時把信寫了出來,趕快把信寄到工程師的公司信箱,讓他隔天一大早就可以收到信,然後趕快把信寄出去募款。

 

隔天,也就是今天中午,沒有動靜。我寫了封信問工程師「信是否合用?不好我可以再改。」工程師很快就回信了。他說「信寫的很好、很感人,看得出來你非常用心。信早上也已經發出去了,主管們看過都非常感動,也已經由XXX經理發給全廠………」後面是一些其它的話。

 

我看完之後第一個反應是安心,總算幫上一點忙,信終於順利發出去了。(本來會擔心信發不出去是因為敝前公司是一個非常迂腐的組織,雖然公司很年輕,但卻很官僚,所有要對全廠發的信件都必須由各級主管層層檢查。)但總算發出去我就放心了。

 

但放心之後,卻突然覺得整件事有點荒謬地讓我不知該生氣還是該笑。

 

這封信產生的原因,本來只是私人性質的公開募款,以該工程師的名義,基於他對去世課長的敬愛和私人情誼而發動的募款。而我,則是基於對該課長及其家人的不捨和希望多少付出一點貢獻,還有對這位工程師的挺力相助才答應寫這封信。

 

但最後的結果是,信件以經理(一個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討論、也沒有提出任何意見和想法的第三者)的名義,向全廠近五千人發出這封信。

 

工程師說:「主管們都非常感動。」

 

那麼,假設全廠近五千人也都被感動到了,他們看到的信件署名會是誰?當然就是發出信件的那位從頭到尾沒有參與討論、沒有提供意見的第三者經理先生

 

不會有人知道這封信是工程師提供的,當然更不會有人知道這封信是出自一名離職員工之手。

 

這已經完全背離了原本私人性質的本意。當這封信件署上官方的名,以主管的名義對外發出,也就代表著這件事是主管「授意」的,而不是出於底下人的友誼與私人情感。如果募款大成功,說不定又成為某些高層人士晉官加爵的籌碼,或者為他贏得一些本不屬於他的美名。如果事情真的變成那樣,原先的美意將變得醜陋不堪。

 

這讓我想到「一將功成萬骨枯」這句成語。歷史上留名的那些打下江山的將軍,有多少是真正領頭衝鋒陷陣奮勇殺敵的?就算真的一馬當先帶兵開疆闢土,那又是犧牲了多少無名士兵的生命換來的?「可憐白骨攢孤塚,盡為將軍覓戰功」。

 

還記得以前工作的時候,為了主管突如其來的一個點子,我們底下的人就要拚死拚活地到處蒐集資料在期限內生一份Proposal出來給老闆。有時候一個專案做了個把個月,每天忙到三更半夜、每個週末還騎著摩托車到公司加班,一邊感嘆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但還是要咬著牙吞下眼淚繼續做報告。好不容易生了一份報告出來,讓老闆風風光光地上台報告,成功的話,老闆的老闆龍心大悅,從此更加信賴、疼愛我的老闆,但是對於我這個真正辛苦懷胎十個月生下這份報告的媽,又有誰會看見我的辛勞呢?更別提如果龍心不悅害老闆臉上無光,這下子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真的是「有功無賞,打破要賠」啊!

 

吃了悶虧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說到這裡我又忍不住要埋怨我老北。還記得小學時學校開始教學生認生字,我老北送我和姐姐第一本國語字典,扉頁還特別用鋼筆題上:「滿招損,謙受益」六個字要我們以此自勉,我們也一直把這六個字謹記在心,不論在學校或在職場都自許要做到爸爸的期許。

 

可是,我的爸呀!這六個字真的害人不淺呀!在職場上,這六個字尤其萬萬不得,現在已經不流行謙謙君子了,職場如戰場,要想生存光靠禮尚往來只有當炮灰的份呀!

 

我一直很認真的懷疑,我爸其實應該是清朝的人來的。事到如今,我想這已經沒有什麼好懷疑的了,只可惜我爸太老了,不然我就去幫他報名科舉考試,他應該至少可以中個舉人回來光宗耀祖吧!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看不過去的路人
  • 我瞭解妳的情況!!我也是那種從小被教育"人在做天在看"那種人。可是出社會之後,才發現...沒有呀!很多人都是佔盡好處踩著別人往上爬,可也都活的好好的!才知道,不吵的小孩根本沒糖吃!!

    你文章內的經理,這種人到處都是!而偏偏最令人生氣的就是,這樣的人往往都能為居高位。真的很不公平!

    雖然有時都很壞心眼想看他們什麼時候跌下來。但是,一直看不到又很氣!

    所以最好的辦法,真的是讓自己活的更好/表現更好。那時候,忙都忙死了,根本沒時間跟那種人計較。有空還可以回去揚眉吐氣一番,這才是最成功的!!加油~~fighting~~。
  • 我也是很壞心地在期待某些人掉下來....呵呵呵,我真是個黑心的壞傢伙呀...

    工作這檔事 於 2009/08/20 23:42 回覆

  • 智慧財產權很重要
  • 辛苦寫的東西卻沒有人知道,如果是我一定很生氣!這些人真是沒有智慧財產權的觀念!起碼也應該感謝妳一下。
  • 還好後來工程師有很誠懇地道謝,因為才第一天就募得將近20萬元,大家都嚇了一跳。能有這樣的結果,我也蠻開心的。 ^^ 謝謝喲!

    工作這檔事 於 2009/08/20 23:12 回覆

  • 卍
  • 若以一個離職員工與工程師可能就沒那麼大的power可募捐到近20萬元吧?
    就當做經理先生只是點了"轉信"鈕,忘了把工程師的email address留下吧!
    BUDdha bless you.
  • 5000人的公司募到20萬其實不算多,不過您說的沒錯,我們都沒那能耐,我想最主要還是因為往生者在世時廣結善緣,所以他發生事情後大家才會願意伸出援手的!
    謝謝您的祝福,您也是!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12/08 1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