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英國室友海倫換了藥之後,個性好像跟從前不太一樣了。昨天晚上,秋在廚房準備隔天要煮給大家吃的紅燒肉食材,這道菜是應Shelagh要求而做的,所以Shelagh留在廚房陪秋,而我則是應秋要求,留在廚房陪她們二個。不一會兒,關從外面回來,便也加入我們聊天的行列。

 

正當大家說說笑笑聊的正開心時,海倫回來了。她看到秋在處理豬腳時,臉色似乎變了。打開冰箱,要拿東西準備煮晚餐時,發現冷凍庫塞了一堆食物,嘟噥了一句:「今天是不是又有人去買菜了,我幾乎都找不到我的東西了。」過了一會兒,秋把豬肉處理好,把肉和骨頭分成二包,打開冷凍庫,三兩下挪出空間把一大包肉和骨頭塞進冷凍庫。海倫站在旁邊,一邊看一邊又嘟噥著:「我真不敢相信,冷凍庫已經這麼滿了妳竟然還可以找到空間塞東西進去!」

 

晚餐過後,關和秋跑來找我抱怨,關說:「海倫現在是怎樣?今天下午是我去買東西,可是我只有買一點點東西,根本沒有佔掉很多空間。」秋則說:「海倫一直在抱怨沒地方冰東西,可是冷凍庫的三個抽屜,根本大部份都是她的東西吧!而且,我把肉和骨頭放進冷凍庫的時候,冷凍庫明明還有很多零散的空間,只要挪一下就可以找到空間放東西了,她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我因為從唸大學時就有住女生宿舍的經驗,早就習慣在生活上保持「安全距離」,盡量避免佔用別人的空間以免造成大家同居上的不愉快,因此剛搬進來時,每次購物完,只要是需冷凍的食材,就會把外包裝拆掉,再把食材(例如整坨肉或整塊魚)先切成一份一份的用塑膠袋包起來,每次要煮時就拿一份出來即可。一來拆掉外包裝可以節省冰箱空間,二來食材也不用一整塊反覆解凍,導至不新鮮或壞掉。越南室友看我這麼做之後也都學我這麼做,因此,三個亞洲人看似買了很多食材,但實則佔用的空間並不大。

 

但洋妞們則不然。英國人很少煮新鮮食物,因為市面上有很多冷凍熟食,買回來後只要放烤箱或微波爐加熱後就可以吃了,既簡單又方便。所以海倫和安娜幾乎都買冷凍食品回來。但她們英國人(Shelagh最喜歡邊翻白眼邊說:「British!」)不像我們從小就被教育要為他人設想或不要造成別人的麻煩,所以也從來沒想過買回來的冷凍食品包裝有多佔空間,通常都是買回來後就原封不動的往冰箱塞,買的都是整盒的豬、雞、魚、牛排,還有一大袋一、二公斤重的薯條或冷凍青菜,往往塞沒幾樣就滿了,然後就開始抱怨沒地方放東西。

 

由於海倫不是第一次抱怨冰箱的事了。剛來的時候,有一次她說要和我和秋一起去買菜,結果卻在約定日的前一天晚上自己先跑下山買菜,回來在整理東西時正好遇到我,我就問她怎麼先去買了。她說她怕我們隔天買太多,回來又把冰箱塞爆她會沒地方放,所以就先去買。我聽了嚇了一跳,想說怎麼會有這樣的人,這不是擺明了要佔位子嗎?但又怕是自己誤會她,於是問她那妳明天還要跟我們去買菜嗎?她說要啊要啊,我今天只是先買一點而已,明天還是要跟妳們去。我聽了臉都綠了。

 

這件事就算了,因為一開始大家的確還不太會控制買菜的量,尤其亞洲人愛吃新鮮食物,我們都買新鮮的蔬菜和生肉回來煮,可能身為英國人的海倫長這麼大從沒見過冰箱同時出現這麼多新鮮食材嚇到了,所以才會出現這種不可思議的小動作。我想事情過了就算了,不過把這件事告訴秋(因為一開始她的確買很多,告訴她是為了讓她控制一下,下次不要再買那麼多),誰知道秋聽了很生氣,說海倫怎麼可以這樣,這樣做太過份了吧,而且我們明明只佔了一點點空間。

冰箱.JPG  

上層是冰箱,下層的三個抽屉是冷凍庫。冰箱門最右邊的黃色果汁和果汁旁的二瓶牛奶都是海倫,冰箱裡躺著的那瓶牛奶也是海倫的。紅色框框裡的都是海倫的東西。黃色框框裡是Shelagh的東西,下面紫色紅框框是我的,再下面的藍色框框是秋的。框框下面的二個抽屉左邊那個是我和秋共用的,右邊的則是關一個人的。簡單目測就可以發現海倫佔掉最大的空間,其次是Shelagh

 

 

這件事過去後,同居的這幾個月來,大家越來越會斟酌購買食材的份量,再加上我們(三個亞洲女生)都會拆外包裝,因此,空間的佔用率越來越低,而Shelagh基本上只吃草,偶爾煮煮泡麵,根本用不到冷凍庫,頂多有時候買冰塊回來加酒喝,所以,冷凍庫裡的東西其實大多是海倫和安娜的。

 

不過身為愛好和平的越南人,關和秋也從來沒指責過海倫和安娜佔掉太多空間,只在海倫抱怨我們佔用太多空間時,生氣地私下反擊而已。

 

但這一次,海倫把關和秋惹毛了。今天早上我一起床,在廚房遇到秋,她拉著我到冰箱前面說她今天早上就起來整理冷凍庫了,她的東西只佔了第二層抽屉的三分之一,關則只零零散散擺了幾件東西在冷凍庫,問我東西擺在哪裡,因為她想知道,到底冷凍庫裡的東西是誰的?

 

我的東西只很可憐的佔了第三層抽屉的一半,秋很生氣地說:「我想第三層的另一半是安娜的東西,我和關只佔用一點點空間,那表示幾乎全部都是海倫的東西,那她到底在鬼叫什麼?」

 

看來關和秋真的怒了,秋又說:「我們叫海倫來看,根本冷凍庫裡都是她的東西。」關則提議:「不然我們把冰箱劃分成固定個人的空間好了,以後大家東西都只可以放在自己的空間,誰都不可以佔用到誰的位置。」本來我們是沒分這麼清楚的,我們也很自豪我們這層樓的關係很好,大家都不分彼此地分享冰箱的空間,不像別棟宿舍都劃分的清清楚楚。

 

我說我沒意見,只說:「基本上Shelagh不會用到冷凍庫,所以我們可以算5個人就好了,但因為第一層比較小,所以選第一層的人可以擁有整個第一層,剩下的四個人就分配剩下的二層,如果Shelagh偶爾要冰冰塊,我不介意她使用我們的空間。」

 

關和秋同意,然後又氣憤地補充:「我們三個共用冰箱都沒有問題,只有海倫一個人一直在鬼叫,所以到時候分好後,我們三個人還是可以彈性使用彼此的的空間,反正我們一直是這樣。但海倫才是東西最多的那個人,分配好空間後,她的東西一定不夠放,到時候她就會知道,誰才是那個佔掉最大空間的人!」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秋把我們的決定告訴ShelaghShelagh也贊成,於是晚餐時我們就邊一起吃飯,邊「守株待兔」地待海倫回來。

 

海倫回來了,但卻沒有人敢開口,關推給秋,秋說不要,還生氣的說,如果沒有人要說就算了,於是我只好開了口。

 

我說:「由於昨天大家似乎有點不愉快,妳好像覺得沒有地方放妳的東西,所以我們在想,是不是要把冰箱空間分一分,以後大家就放自己固定的地方就好了?」不過我知道關昨天受了委屈,秋也很不爽海倫搞不清楚狀況,明明是她自己佔掉最大空間卻還一直怪我們佔掉太多空間,所以我示意海倫來看看冷凍庫的使用狀況。 

 

冷凍庫.JPG 

第一層空間最小,第二層空間最大。秋佔了第二層的三分之一不到,我佔了第三層的一半不到,關則只佔用一些零散的空間。

 

海倫可能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開始解釋:「我昨天看到秋把肉放進冷凍庫時,只是覺得她太厲害了,因為冷凍庫明明就滿了,但她竟然還找得到空間放肉,所以才會笑出來。」

 

可能有人開了頭,後面的人就比較有勇氣接話,關於是接著說:「但我們覺得分隔冰箱的使用空間是最好的辦法,我們不想造成別人的困擾,也不想佔用別人的空間,劃分區域後,空間的使用會比較清楚,以後也可以預防同樣的衝突發生。」

 

海倫聽到關用了「困擾(Bother」和「衝突(Conflict」二個字,可能覺得事態有點嚴重了,但又要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於是故做輕鬆地笑著說:「我是覺得現在這樣很好啦……妳們確定要這樣嗎?如果妳們覺得要這樣,我也無所謂,不過我覺得現在這樣對我來講沒什麼問題。」

 

我在心裡OS:「妳當然沒問題啊,有問題的都是別人吧!」關不說話,本來在一旁默默洗碗的秋突然氣沖沖地開了口:「海倫,妳老實說,在今天以前妳有沒有抱怨過冰箱都沒有空間可以冰妳的東西?」

 

海倫先是說沒有,然後又說:「上次留紙條給妳們(前二個月放完聖誕節回來後,海倫在冰箱貼了一張紙條說她過二天會去採買,請我們留一點空間給她)是因為我要去買東西,需要一些空間……叭啦叭啦叭啦。」其實我根本忘了這回事,海倫沒講我還沒想到。不知道海倫是一直把冰箱的事放在心中,很介意,還是她被大家嚇到了,連幾百年前的往事都拿出來重提。

 

Shelagh看氣氛似乎有點僵了,趕快跳出來打圓場:「嘿!我覺得大家這樣聚在一起把話講開了很好呢!我們都是朋友呀!大家都是朋友呀!」

 

現場一片沈默。

 

Shelagh向我使了個眼色,於是我只好也出來打圓場,說:「其實我們沒有一定要怎麼樣,只是我們想到這個方法。這是個對大家都公平的辦法,如果劃分了固定的空間冰東西,這樣以後就不會有人沒地方冰東西,對大家都好,所以趁大家都在時提出來,大家可以一起討論,如果誰有任何意見或更好的方法,也可以提出來一起討論。」

 

海倫立刻接著說:「如果妳們堅持要分,我沒有意見。不過,我覺得現在這樣就很好了,對我而言很OK。」

 

我連忙附議:「我也OK。」Shelagh挑了挑眉,攤攤手,說:「嘿!我更沒問題了,我甚至沒在使用冷凍庫的。」

 

只剩下關和秋。不過她們二個基本上是受了委屈的苦主,我也不想push她們表態,只要她們沒有說話,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結果她們一直沒有開口回答,但也不看任何人地假裝忙著洗碗和擦碗,於是Shelagh順勢把話題引到別的地方去,事情最後終於在大家各懷鬼胎的表面平和下落幕。

 

事後我問關和秋,這樣的結果還滿意嗎?秋說:「海倫說這樣就這樣吧!起碼她現在知道了冷凍庫裡的東西不是都我們的。」關則很開心自己洗刷了冤屈,本來昨天她看到海倫以為是她塞滿了冰箱(因為關昨天下午剛買菜回來)很生氣,還氣到臉都漲紅了。

 

我又問,那妳們覺得海倫真的覺得OK嗎?秋說:「海倫說OK就是OK,因為西方人很坦白,有什麼說什麼。」關說:「美洲人或許很坦白,有什麼說什麼,但英國人不是這樣的,英國人根本不會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因為他們覺得這樣比較禮貌。」我附議,但秋反駁:「如果她這樣做,這就不算禮貌了,說謊不叫禮貌。」我說:「不,這在他們(英國人)的標準是禮貌,但他們的標準跟我們(亞洲人)不一樣。」關贊成,秋無言。

 

身為愛好和平的亞洲人,我實在不太樂見同居的室友們之間發生衝突,不論事情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或者是別人身上,只要是同一個屋簷下發生衝突,總會令我覺得心驚膽跳,莫名其妙地覺得緊張不已。真希望大家還是快快樂樂的生活在一起比較好呀!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