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室友秋及關在廚房煮飯,煮到一半,這禮拜起開始進行節食計畫的Shelagh帶著一臉鐵青不愉快的神色也進來了廚房。我以為她只是連續幾天節食(她這幾天都只吃生芹菜和紅蘿蔔)導至身體血糖和熱量不足而造成的情緒低落,於是問了她還好嗎?她說她OK,但臉上明顯寫著不OK

 

與此同時,室友關今天不知道在High什麼,一邊做飯,一邊整個人開心地像隻小鳥一樣,吱吱喳喳地講話講個不停。關每次只要心情好,就會表現得像個甜美的小女孩似地,對待大家的態度就好像她是個「小妹妹」,而別人則都是「大姊姊」。通常「小妹妹」是可以耍賴的,而「大姊姊」則是要「包容」任性、可愛的小妹妹。不過,關常常不管(或許沒注意到)別人的情緒,也不管別人想不想要當「大姊姊」,只要她心情好,就會變成活潑任性的小妹妹。

 

平常都沒事,不過今天對Shelagh來說,肯定沒心情扮演關的「大姊姊」。只見她切完生菜後,就像廚房裡有鬼似地迫不及待奪門而出。我看她實在不對勁,又問了一次:「妳確定妳沒事嗎?」不料她說:「對,我沒事,只是不爽到了極點。

 

我聽了顧不得烤架上的雞腿還沒翻面,筷子也來不及放下就追出去。小聲敲了敲她房門,聽到她說:「Come on in」,才進了她房間,門還來不及闔上,她眼淚就快飆出來了。

 

原來今天他們上課,班上一個女同學講了個黃色笑話,自己講爽就算了,結果講完竟然轉頭對著Shelagh說:「妳一定聽不懂,因為妳年紀大了you are aged)。」Shelagh當場愣住,我想這句話應該就像一支箭突然插進她心裡一樣來得又急又猛又痛。

 

沒有人願意變老,我不懂為什麼會有人拿這種事開別人玩笑(當Shelagh因為那女生說的話而離席時,那女生蠻不在乎地說她只是在開玩笑(幹,她以為她在開什麼她媽的玩笑?))。Shelagh一邊哭一邊說,開她玩笑的女生只有22歲,不到她年紀的一半,她知道自己的年紀比她的同學們都大,但她不需要他們提醒她這點。

 

我一邊安慰她,一邊心裡也覺得很難過。與其說Shelagh氣那女生開的玩笑,不如說她氣自己為什麼變這麼老。我雖然安慰她,人人都會變老,那個22歲的女生也總有變成47歲的一天,但我也了解,這種伴隨著年齡增長而來的感覺,其實真的很挫敗

 

挫敗是因為,人的生理時鐘就是這樣,不管你多麼不願意,皺紋就是會爬上你的臉,肌肉就是會鬆弛,皮膚不再光滑有彈性,體力也大大不如年輕時的自己,甚至年輕時亮麗柔軟的頭髮,現在不管抹上再多護髮霜仍然像把稻草一樣乾枯沒有生命力。這些身體上的變化,你,每一個已經變老或正在變老的「你」都可以深刻地感受到。每一個已經變老或正在變老的你或許仍覺得自己還是年輕時的那個你,你的精神、你的靈魂都還是20多歲,對未來還感到新鮮和無限可能,但事實卻是,當你低下頭,無意間發現自己雙手乾癟的皮膚;抬起頭,不小心瞥到鏡子裡掛著鬆垮臉皮的你,面前的你和你精神認知的你相差了幾十年,於是你突然間意識到:「原來我已經這麼老了」,可是卻只是無能為力,只能任憑老化的痕跡像藤蔓一樣一吋一吋地爬上全身,坐以待斃地等著老化的枝枒纏繞你終至窒息。

 

這種感覺不難理解,所以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毫不在意地開別人玩笑。心理學家曾提出過,人對於「老化」的恐懼,其實是植基於對死亡的恐懼。因為死亡之於人的生命,是個「存在的既定現實」,生命的歷程,說穿了其實是「向死的存在」(海德格),翻成白話文就是「活著是為了死去」。拿死亡開玩笑,好笑嗎?

或許不是每個人都在意變老,就像Shelagh的未婚夫試著用幽默的方式化解她的難過,因為對她未婚夫而言,變老沒什麼好在意的。不過Shelagh的未婚夫特別在意變胖,如果今天有人拿體重開他玩笑,他可能會買通巴基斯坦的恐怖組織幹掉對方。總之,每個人總有一些碰觸不得的地雷,有些人會發飆,有些人只會默默受傷,不說話不代表沒事,沒反應不代表可以亂踩地雷。那些自以為幽默風趣,殊不知是在別人傷口上灑鹽的,或許只能以「惡人」名之。

 

回到廚房後,我心情變得很沈重,關和秋問我Shelagh怎麼了?我沒有告訴她們,一方面不想把Shelagh的脆弱和挫敗揭露出來,另一方面,是因為室友關的「小妹妹」角色讓Shelagh覺得很受不了。每次只要關心情好,她的言行舉止和語調就會立刻降齡變成小女孩,用高八度的小女生語調說話,大家常常得配合她的心情變成「大姊姊」讓她撒嬌耍賴,老實說我也常常覺得受不了。Shelagh說,關已經是成人了,難道不能表現得像個成人一樣嗎?

 

這讓我想到,約十年前,在加拿大土生土長,一句中文都不會講的表姐回台灣學中文。那幾年,S.H.E.好像剛出道,電視上常常看得到她們像小女生一樣又唱又跳。對於台灣人的我而言,20多歲的S.H.E.表現天真可愛好像沒什麼奇怪之處,不過對於ABC的表姐而言,20多歲就是一個成年人,法律上都已經可以投票選總統了,既然是成年人就該有成年人的樣子。所以對於降齡成小女孩LookS.H.E.深深地不以為然。既然如此,有著同樣價值觀的Shelagh會受不了關的行為,好像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同理心
  • 雖然我一直覺得Shelagh其實情緒太容易激動了點,但是因為牽扯到年齡這一回事,讓有切身之痛的我,真的也覺得委屈了起來。雖然我本來以為西方世界可能好一點,畢竟離過婚又47歲的Shelagh竟然還能有個好歸宿,這在台灣社會是不可能的。

    我不記得有沒跟妳說過,一個和妳同年紀的朋友,她阿姨有次要幫她安排相親,對方是個47歲的男人。她當時都還沒30耶!!!她真的氣到發抖。說真的要是我,應該不會再跟阿姨往來了吧!?但沒辦法,這就是我門的社會。

    就像我剛開始以為自己喜歡上K時,第一個想法也是:我不是單無雙,他也不是盧卡斯,現實生活不是沒有發生,但絕對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這就是這個社會加諸在我門身上的無形枷鎖。

    對於關...我還滿難想像她高八度音說話,英文應該更不容易瞭解了吧!哈~。不過,我確實是討厭裝小的女生,尤其是自己年紀並不小,但仗著剛好別人都比她大就裝小。以前我門辦公室的西餐妹就也愛來這套,有時真想說妳裝三小呀!!

    請幫我給Shelagh一個擁抱,跟她說我完全能體會,叫她不要在想這件事了。畢竟,她可是比22歲的小妹妹還有更好的歸宿呢!!!
  • 其實她會這麼難過還有另一個原因,就上禮拜我陪她去付禮服的錢,回程的公車上竟然有人要讓座給她,她打擊很大...奇怪,我並不覺得她看起來有那麼老啊...

    妳有沒有發現,妳的二個緋聞男友名字都是K開頭啊? XD
    我是覺得,如果單無雙和盧卡斯都不介意,那就別管那些該死的無形枷鎖了,只不過我也蠻同意妳的推論---第二個K應該也是第一個K的同路人吧...XD,妳真是同路人和體力勞動者殺手呀~~~~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02/11 22:35 回覆

  • 悄悄話
  • 不想再當藍領殺手
  • 妳最後一句話好傷人喔!!我也不想呀!!嗚嗚~尤其體力勞動者,還要傷神幫他們想一個稱頭點的頭銜,然後還會被我親妹妹嘲笑...。

    不過讓位!!??太誇張了吧!!!我還覺得她保養的很好耶!!!才正想要問妳:她幹麻減肥?她已經只吃草,而且她也不胖呀??為何要減肥???
  • 因為有一天越共做了一道超好吃的菜給我們吃,可能吃太多發胖了吧...@@

    工作這檔事 於 2010/02/16 04: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