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不知道頭腦哪根筋不對,跑去台大某研究所修了一門很困難的課,除了交作業之外,還有小組討論報告,本來想打退堂鼓,因為我的本意原是「輕輕鬆鬆、沒有負擔地學習」。要交作業也就罷了,因為是個人成績而且我並不是正式學生,被當掉也沒關係,但還有小組報告,萬一因為自己跟不上進度而拖累同組的同學怎麼辦?但後來看到我們組上有一個活生生的外國人,就在心裡OS:「這麼困難的課程老外都可以應付了,沒有理由我不行!」於是就毅然決然地留下來了。

 

課程的第三週,就是我們小組的報告了,我們這組有四個人,一個我,一個城鄉所研三生,老外是研究所的博士生,還有一個是拿過國家論文獎、目前正在申請國外博士的高手。我們約在第二週上課前二天進行討論。約定的時間是晚上七點。我們這組的四個人中,我最早到,老外其次,於是在等待的空檔我們就小聊了一下。我知道他是母語英語的加拿大人,來台灣八年,在台中某大學兼任講師,目前在台大唸博士班,唸台大之前的碩士是在成大拿的。

 

哇靠!

好優秀的外國人,唸的都是台灣一等一的國立大學,想必是個認真向上的厲害角色。

但是後來,經過幾次相處之後,我對他的印象完全改觀,甚至有點小失望,不只對他,也對我的同胞們。

 

那個老外,本來在我了解他的學經歷之後(可能是HR的職業病吧!),對他的敬意與好感油然而生。

因為在我去年本來計畫在國外唸書時順便教外國人中文好賺一點零用錢而跑去受訓當中文老師之後,就發現中文真的不好學,不只國字難寫,連發音都不容易,而且還有四聲等抑揚頓挫的挑戰。但是他卻有耐力學好中文,還有能耐進入我們國家的一流大學唸研究所,想必對中文及台灣社會下了一番苦心去學習和適應。

對於這種努力向上又認真的人我一向都是非常有好感的。

 

但是相處過後就開始覺得不對勁了,原因跟我當初欣賞他的理由正好相反:他的中文不夠好,以及他不夠認真。

 

這老外,從一開始坐下來討論就一直在打電話,過沒幾分鐘就拿手機起來打,也沒先跟我們打個招呼知會一聲或說明一下自己無禮的行為,終於到後來我們都受不了了,因為他一直沒辦法進入討論,也根本無心討論,我們就很禮貌地問他是不是有什麼事,要不要先回去處理?他才說原來他的外套不小心放在客運車上,現在要連絡客運公司云云。於是我們就又很好心地詢問要不要幫忙處理,他說不用,他打個電話連絡一下就好了。等他好不容易連絡完,可以跟我們討論了,卻在聽了一輪、我們問他有什麼想法之後才說,因為他時間不夠,沒把資料看完,所以目前沒有想法。此時我心裡繼他剛剛不停打電話之後,起了第二次反感。

 

好,資料沒看完不能討論內容,那我們來討論報告的形式和分配工作總可以了吧!

於是我們三個本國人,有人提格式、有人建議可以加入影音檔、還有人揣測老師的偏好想找出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好版本,等到問到他的想法,他竟然直接跟我們聳聳肩擺擺手說自己中文不好,如果報告要打中文可能會有困難,意思就是「不要分配跟打字有關的工作給我。」

 

我們當然不可能把打字的工作分配給他,因為我們是很「善體人意」的台灣人,只是我自己事後想想,如果是我們在國外唸書敢這樣跟外國同學要求嗎?大家既然是修同一堂課的同學,就該有一樣的權利義務,身為一個外國人,語文能力不夠好是自己的事情,是要自己想辦法克服的,不可能要求全組人來配合自己,而且就算要求了,其它人也有權利不予理會。

我們有這樣的認知,在台灣求學的外國人為什麼沒有?

 

但我們畢竟是很好心、且對外國人友善到莫名其妙的台灣人,於是那位拿了國家論文獎的高手就很善良地說:「沒關係,我們也可以用英文,反正我們也很習慣看英文的資料和做英文簡報。」但立刻就被我很堅持地否決了,我的理由是:「這裡是台灣。」

 

 

我不是要跟他過不去,也不是什麼民族主義的心態作祟,只是我對於連中文都講不好的外國人,卻可以輕而易舉申請到我們國家最好的大學-許多本國的優秀學生都申請不到的-這檔事感覺很不爽。他已經不是我第一個聽說中文不怎麼樣卻可以在我們國家唸一流研究所的外國人了。我實在不了解,我們要到別人的國家唸書都必須通過語文能力測驗,成績合格了才只是取得「初步」的資格去跟他們國家的學生競爭而已,為什麼這些外國人,明明中文講的不怎麼樣,卻可以跟本國學生平起平坐、甚至比本國學生更容易申請到國立好大學的研究所?

 

這位仁兄,他說自己很喜歡台灣,來台灣已經八年了,在台大唸博士班之前是在成大唸碩士,有一位台南女朋友,平常還在台中某大學兼任講師。有這些「全中文」的環境和經驗,我實在不能苟同他「中文不好」這件事,也不能苟同我的同胞(不只是同組的二位同學)對他採取那麼寬容到沒有原則的態度。

 

很多台灣人,動不動就指責那些不會講台語的外省人沒有「在地化」,逼迫那些明明年紀很大的外省官員們當著眾人的面講一些怪腔怪調的台語、客語、原住民語以示「愛台灣」,可是一碰到外國人就都變得很「溫良恭儉讓」,動不動就把「他是外國人嘛」掛在嘴邊。問題是,這些聲稱愛台灣的外國人來台灣前難道不知道我們是講中文的嗎?這些準備進入或已經進入台灣教育體系的外國人,難道不知道這將會是一個全中文的環境嗎?他不知道他的老師和同學們都講中文嗎?(他們知道,但他們也知道這些人會很好心地試著用英文跟他溝通。)即使我們用很多原文書,但和同學討論時,難道要全部的人都先學好英文才來跟他討論課程內容嗎?

 

每次碰到或聽到這樣的事,都會讓我有一種主客易位的錯覺:到底這是誰的國家啊?

 

最後,我們討論到快十點時,這位仁兄說他明天有另一個報告,待會回去還要繼續趕工,於是我們便很好心又自然而然地跟他說:「好啊,沒關係,那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喔!」

 

台灣果然是個友善的國家。

PS.  For Foreigner ONLY.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