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報名參加了某大學舉辦的推廣教育課程。由於班上同學人數眾多,所以大部份的人都只跟坐在自己附近的同學相熟。

       

        我的前面正好坐了一位男士,個子不高,有點娃娃臉,由於我一向不擅長看人的年齡,所以依他的外型打量,我猜想他應該三十出頭左右。幾次聊天下來,得知他前陣子才被公司裁員,現在每天在家上網找工作或做家事,言談之中好像覺得生活頗為無趣又無奈。

       

        一開始也沒想太多,只覺得對方似乎是個健談的人。但課沒上幾次,大概第三或第四次吧,這位老兄突然主動提到自己有老婆,而且老婆還是某公司的財務主管,但是他被裁員後,二人常常為了生活瑣事吵架,前一晚還為了高麗菜該怎麼切怎麼炒而吵到不可開交。

        我心裡雖然訝異這位仁兄為什麼要跟才認識幾堂課的陌生人透露自己的婚姻狀況,但基於禮貌,我只好驚訝地說:「你結婚啦!?你看起來很年輕耶!」(實在是因為不知道要接什麼話,他們夫妻吵架關我什麼事,我又不認識他們。)

 

        於是這位大哥就很開心地要我猜他年紀,我當然猜不出來,但猜別人年紀這事,不管對象是男女老少都一樣,往數字小的猜準沒錯。

        於是我就說:「應該是65的吧!」

        這位大哥樂不可支地說不是不是,要我再猜,但我其實快要發火了,根本沒耐性陪陌生人玩這種遊戲,於是露出「愛說不說隨便你,老娘不想猜了」的表情,終於這位先生神秘兮兮地用右手比出「五」,小小聲地說:「我是五年級的,看不出來厚!」然後便自顧自地縮著頭竊笑。

       

        我著實是嚇了一跳,但嚇一跳的原因是因為沒認識幾個五年級的,不知道要怎麼跟這個「族群」的人打交道。但為了不顯得好像被他的年齡嚇到而失禮,我只好裝著更加驚訝地說:「你是五年級的喔?那不就快四十了?真的看不出來耶!看起來好年輕喔!」       

        大哥樂得簡直快飛上天了,忙不迭地指著自己的臉說:「我娃娃臉啦!」(我在心裡OS:「企~關我什麼事啊!」)       

       

        對於這位先生透露自己婚姻狀況這件事,雖然我覺得很唐突,但另一方面又想說對方既然表明自己已婚的身份,應該是個正人君子,而認識未深即談及個人隱私可能是想藉此杜絕不必要的曖昧或什麼的。

 

        只不過,後來覺得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隔一個禮拜再見面,他開始變本加厲地聊自己平常的生活。

        因為他目前待業中,平常的活動就是上網找工作。聊天的話題,從他的履歷表被系統關掉,他又自己上網把履歷打開,到他每天一大早都要起床唸經,因為篤信密宗等等,所有自己生活中的大小事都很「樂於分享」。

        除此之外,他還特別愛分享自己跟老婆的事,上至他老婆年輕時曾經因為婚後跟公婆同住不適應而得過憂鬱症,下至他昨天才跟老婆吵過架,但待會兒下課又要騎機車去接老婆下班等等,種種發生在他生活中的瑣事,都巨細靡遺地講給我這個外人聽。

 

        我是一個對別人私生活-尤其是陌生人的私生活-沒什麼興趣的人,因為自己對別人的私事沒興趣,所以也想當然耳地覺得別人應該也對自己的私事沒興趣。因此,對於別人旁敲側擊的「企圖」便也沒什麼防衛心。

        尤其這位仁兄一開始就表明自己已婚的身份,我想這位仁兄既然沒有隱瞞已婚之事,肯定是沒打算做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我也沒必要過度揣測別人的心思,一切可能就只是普通的社交往來。直到這位仁兄跟我要了MSN

 

        起因是有一次上課我帶了一杯7-11的咖啡,這位仁兄看我喝咖啡,就開始興致勃勃地介紹校園裡開了一間新的Coffee Shop,試賣期間每杯35元,還不錯喝。

        我並不是咖啡的愛好者,當天帶的那杯咖啡也是因為點數湊齊了可以免費換一杯,不換白不換,於是才順道換了來喝。基本上對於這位大哥介紹的咖啡種類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基於禮貌,只好有一搭沒一搭地跟他聊著。

 

        可能我的禮貌讓他越聊越起勁,進而覺得有責任告訴我Coffee Shop的確切位置,這大哥只差沒親自帶我去。但我實在沒興趣知道,只想快快結束這個話題,於是便直接了當地說:「喔~沒關係,反正我不愛喝咖啡,所以其實不用告訴我在哪裡。」

        孰知他竟說:「我回去找那個Coffee Shop開張的新聞給妳看好了!妳把妳的emailMSN留給我。」語氣及態度之自然,就好像大學時期同學們約時間討論分組報告般自然。

       

        雖然對於「已婚男子跟未婚女子要連絡方式」感覺不妥,但當下我仍然處於不疑有他且反應不及的階段,所以莫名其妙地就給了他。

 

       

        有一次在MSN上遇到,他劈頭就說:「終於遇到妳了,妳好像很少上線喔?」

        閒扯一番之後,他又問:「我很好奇,妳平常在家都在做些什麼?」

        我看到這句話,一整個反感湧上來。

        心裡想說:「你一個結了婚又快要四十歲的男人,憑什麼對別的女人感到好奇?又憑什麼以為自己有立場問這樣的問題?」

        於是也懶得多說,停了幾分鐘後改掛上離開(怕直接封鎖會太明顯。)不料,過了一會兒,他傳了二個上課用的參考檔案來,這下子我便在心裡想:「該不會是我錯怪人家了吧?或許人家只是閒聊呢?或許人家只是好意跟我分享參考資料呢?我會不會想太多了?」

        於是便掛回線上,並向他致歉說我剛離開,沒看到他傳訊來。但對於他的問題仍然沒有回答。

 

        後來幾次遇到,這位仁兄照例要聊自己的生活。

        我實在不了解他有那麼多話想說,心裡有那麼多想法,怎麼不去跟他老婆說,偏偏要跟一個不熟的人說?但礙於大家是同班同學,人家也沒真的說出什麼踰矩的話,也只好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付著。

       

        接著又一次,我中午吃過飯後上線,他一見我上線便立刻傳來一句:「睡醒啦?」

        當下我剛下肚的午飯全都爭先恐後地奔騰而出,完完全全不願意安躺在我的胃袋裡。

        最近的一次,他照例自顧自地講話,抱怨自己前幾天去某科技公司面試,但對方公司的HR卻連要找什麼樣的人都搞不清楚還找他去面試,還說他朋友說 IC/ICP產業快不能待了,因為某些大廠開始裁員了。

        接著冷不防地問:「我真的很好奇,妳除了星期三在學校上的這堂課之外,平常空閒時都在做些什麼啊?待在家嗎?還是出去到處逛?」

        末了還給我丟了個好奇寶寶歪著頭的表情符號裝可愛,讓我頓時怒火中燒,覺得這個已婚歐吉桑到底在幹什麼?自己被裁員,老婆那麼辛苦地賺錢養家,他還假借上課的名義行泡妞之實?真是令人作噁!

        於是也顧不得突兀,話也懶得回便立刻將他封鎖。直想去廟裡求一些香灰回來驅除他的痕跡。

 

        我真搞不懂,這些男人啊~明明自己條件不怎麼樣,卻總是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有本錢在外面搞七捻三。遇到像我這類純粹因為不想沒禮貌地叫對方閉嘴的人,還以為對他有興趣?真的是想太多了!

        幸好本小姐我就算沒遇過爛人也知道爛人長什麼樣子,就算不知道爛人的樣子,至少常常看到電視上在演,這個年頭啊,就是有些中年男人,可能好日子過太久了,覺得生活平淡、乏味了,於是就想在外面認識一些「紅粉知己」,證明自己「風韻猶存、寶刀未老」。真是瘋了,難道他們以為自己是周潤發嗎?

        更過份的是,這些噁心巴拉的爛人,以為一開始先表明了自己的已婚身份就算是說清楚遊戲規則了,之後如果女方情不自禁地落入溫柔陷阱,也不能怪男方蓄意欺騙,頂多只能說雙方你情我願,自己也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罷了。

        對於這種人,真的除了「噁心」之外,再沒有別的形容詞可以描述我的感受了。對於他們的所作所為,還真是替他們的父母感到丟臉、為他們的妻子感到難過呀!

工作這檔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